消失的寝室

时间:2019-12-19 18:22 栏目:校园鬼故事 作者:鬼阿嬷 阅读:

  一、戴眼镜的女生

  凰筌私立高中在S城城南,依山傍水,是出了名的贵族学校,李野凭借全市中考状元的优异成绩被破格录取。暑假后,李野独自一人提着行李坐上了开往城南的地铁。

  一个小时的路程,李野百无聊赖。

  “同学,你的眼镜和我的一模一样。”专注发手机短信的李野根本没有注意到坐在自己身旁的女生是何时出现的,他被她的突然发声吓了一跳。

  “哦,我的是打折处理货。”李野礼貌地回答道。眼前的女生看上去和自己年龄差不多,一身碎花棉布连衣裙,貌不出众,鼻梁上架着一副红边眼镜。

  旅途无聊,两个年轻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当女生得知李野即将去的地方是凰筌高中时,竟然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沉默了一会儿后,女生表情严肃地说了一句:记住,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撒谎是凰筌高中的行为艺术。

  终点站到了,女生一转眼的功夫就不见了,李野甚至没有机会和她说声“再见”。

  凰筌私立高中门口,一个高个子男生正四下张望着,在看到李野之后,远远地向他走了过来。

  “同学,你是李野?”高个子男生问。

  “嗯。”李野点点头。

  “哦,跟我来吧,我是学生会主席,是你的学长,我们会住在一个寝室。”男生说,“我叫高阳。”

  高阳弯腰准备接过李野的行李箱,李野却执意要自己拿,两人相互争抢时,高阳无意中碰掉了李野的眼镜。

  “怎么会?!”高阳倒吸一口冷气,一连退后几步,最后勉强靠在了身后的大树旁。

  “怎么了?”李野捡起自己的眼镜问。

  “你的眼镜竟然和她的眼镜一模一样。”高阳呢喃道。

  她?谁?

  高阳颓然地坐在地上,背靠大树,一脸悲伤。

  半响,沉默了几分钟的他终于开口说话,娓娓道来她的故事。

  二、悲伤恋曲

  去年今日,高阳奉老师之命在地铁站接待外地来的高一新生陆佳妮。那天,陆佳妮也是穿着蓝棉布碎花裙子,风度翩翩的高阳像个王子一样出现在她的面前,内敛的陆佳妮对他一见钟情。这是后来两人正式交往后,陆佳妮在新浪博客里记录的。

  情人节那天,陆佳妮在操场上向高阳表白了,高阳接受了她的爱。其实,高阳在第一次见到这个女生的时候也在心里暗暗地喜欢上了她。此后,两个人出双入对,一直是周围学生羡慕的对象。

  陆佳妮和李野一样是费用全免的特招生,因为凰筌高中是私立学校,所以在学校内是明令禁止谈恋爱的。后来,高阳和陆佳妮的事被一个一直暗恋高阳的女生告到老师那里去,学校要求陆佳妮当着全校学生的面写检讨。可陆佳妮是一个倔强的女生,说什么都不肯写。后来政教主任向其提出了勒令退学的通告。

  说到这,高阳哽咽起来,似乎不想继续面对痛苦的回忆。

  “学长,您没事吧?”李野关切地问。

  “呵呵,不好意思,唠唠叨叨地跟你讲这么多莫名其妙的事,我带你去寝室,走吧。”高阳强颜欢笑,疾步走在前面。

  天渐渐阴了下来,似乎一场暴雨即将来袭。李野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阴云覆盖下的学校,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教学楼像巨大的怪物潜伏在暗处,教室里的灯光忽明忽暗,隐约透着晃动的人影。此时,他们在干什么?

  正想着,李野突然被角落里的一束目光吸引住眼球。女生的表情很奇怪,她瞪大了双眼,眼球似乎要冲破眼眶。李野忍不住走近几步仔细观看,天啊,那个女生像风干的咸鱼一样被吊在树上,嘴里还吐着猩红色的舌头。远远望去,好像真人版的晴天娃娃。

  “怎么不走了?”高阳回头问突然止住脚步的李野。

  李野颤抖着伸出右手臂,指着不远处的大树,磕磕巴巴地说:“有人。”

  “哪儿有啊,你看花眼了吧。”高阳说。

  李野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当他再次把目光对准那颗大树时,他确定,自己真的看花眼了。可能是换新眼镜不习惯吧。他想。

  寝室楼就在眼前,高阳却止住了脚步:“不好意思,我才想起,我还约了人,你自己进去吧。”他说。

  李野点点头,迈步走了进去。这里的宿管老师是个年轻人,看样子比李野大不了几岁。

  “这是205的钥匙,记住不要去别的寝室乱窜。”宿管老师冷冷地说道。李野似乎能感觉到他呼出来的气体都是冰凉透骨的。

  三、室友

  私立学校的寝室如此与众不同,这里竟然有独立的卫生间,而且三人一间宿舍。

  推开寝室门,一个胖子正呼哧呼哧地吃着泡面,康师傅的味道弥漫了整个屋子。

  “你好,我叫李野,这届新生。”李野说。

  “你叫我胖子就行,我也是新生。”胖子说,“这里的食堂师傅都是喂猪出身,饭菜超难吃,你也来一包吗?”

  尽管李野很饿,还是婉言谢绝了。毕竟,他们彼此还都不太熟悉。

  李野找到自己的床铺,不紧不慢地收拾起自己的行李。十分钟后,胖子吃完了他的泡面,满意地打了几个饱嗝。

  “哎,我刚去食堂时听说,咱们学校每年新生报道时都会发生鬼接人的现象,你碰到没?”胖子问。

  “什么是鬼接人?”李野第一反应是自己看到的吊在树上的女鬼,或许那真的不是看花眼了。

  “详细的我还没打听呢,当时实在是太饿了,就跑回来吃面了。下次我去的时候问个究竟。”胖子笑嘻嘻地说道。他可能只是想寻找个话题和李野聊天而已。

  晚上十点,寝室准时响起了熄灯铃。

  “本校学生可以夜不归寝?”李野指着自己隔壁床铺问胖子,胖子摇摇头,半响吐出一句:“不清楚”。

  不知道为什么,熄灯后,胖子格外的安静,似乎受到了某种监视。李野甚至能感觉到被子里的胖子正在瑟瑟发抖,或许那也只是他的错觉。

  窗外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雨点轻轻地拍打着窗子,发出怵人的声响。李野辗转反侧,一时间还不习惯新床的他老是觉得床下有什么东西在随着他动来动去。他好奇地把头伸向床下,黑漆漆一片。

  突然,他的肩膀被什么东西轻轻地拍了一下,他猛地翻过身,伸出双手在空气中摸索着,仍然,什么都没有。

  一道闪电划过夜空,李野终于看清了,在他的正前方,一个女生正一动不动地看着他。他们面对面,李野却感觉不到她的气息。恶臭的鲜血从那个女生的身下蔓延开来,李野像躺在棺材里的尸体一般,一动不能动,任凭鲜血漫过他的全身,直至将他淹没。

  啊!胖子的一声惨叫让梦魇中的李野摆脱危境。

  “怎么了?”李野问。

  “我又看见她了。”胖子说,“她和你躺在一起。”

  “谁?”

  “我梦里的那个女生!”

  李野张大了嘴巴,面无血色。

  四、短发女生的故事版本

  李野再次看见高阳是在食堂门口,高阳脸色很难看,好像一夜没休息好的样子。

  “学长,你昨夜没有回寝室,在哪儿睡的啊?”李野问。

  “我在其他寝室睡的。”高阳说,“你昨晚睡得怎么样啊?”

  “一般吧。走,我请你吃饭,算是感谢昨天你接我。”李野亲切地挽着高阳的胳膊,向食堂走去。没想到,这一举动引来了高阳的反感,他努力挣脱了李野温暖的手臂。不明所以的李野怔怔地看着他。

  “我还有事,你自己去吃吧。记住,寝室熄灯后不要出去。”高阳匆匆离开了李野的视线,他的古怪行为让李野感到很茫然。

  这时,李野的肩膀被人重重地拍了一下,是胖子。

  “嘿,看什么呢,发什么愣啊,再不进去就没饭了。”胖子说。

  李野笑了笑,跟着胖子走进了食堂。食堂里人山人海,三天后才正式开学,没想到现在的学生就有这么多。李野打好饭,端着餐盘来到一张餐桌前,他的对面坐着一个短发女生,女生正低着头吃着盘里的饭,长长的刘海挡住了她的半张脸。

  “听着,我打听明白‘鬼接人’的事了。”胖子说完,送进嘴里一大口米饭。

  “嗯?”

  “据说,被咱学校破格录取的学生都是受到诅咒的学生。前年有个女生好像是和你一样的情况。开学后的一天晚上,她被勒死在校门口的那颗大树上了,至今都没有找到凶手。那个女生死后冤魂不散,一直游荡在那里寻找替死鬼呢。去年报道的那个男生就被她给勾去魂,所以在男寝卫生间里上吊自杀。还有同学说晚上会碰到他的幽魂呢。”胖子说完,夹起餐盘里的一块肉大口大口地咀嚼起来。

  “胡说,你听谁说的?”对面的短发女生终于忍不住,她一脸愠色地看着胖子和李野说。

  胖子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

  “我就是你嘴里所说的那个女生的同班同学,我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短发女生说,“其实是那个女生作风不好,到学校之后胡乱交往,被学校勒令退学,她因为压力太大,不知如何是好,所以才上吊自杀的,这世界根本不存在什么灵异事件。如果不信,你可以到我们学生会去问,我是学生会副主席肖小。”

  难道有人一直在撒谎?

  “呵呵,你听他瞎说,他是为了吓唬我。”李野为胖子解围道。

  肖小友善地笑了笑,露出两颗小虎牙。

  “学姐,你认识一个叫高阳的学长吗?”李野问。

  “高阳?”肖小好像听到了什么不该听到的名字,脸色大变。

  “啊!你的眼镜……”肖小像见鬼了一样转身跑开。

  李野和胖子莫名其妙地对视着,她怎么了?

  五、消失的寝室

  晚上七点半,寝室里。

  “胖子,你昨晚说你看到那个女生在我床上?不是和我开玩笑的吧?”李野问。

  “什么?我说什么了吗?”胖子疑惑地看着他。

  “你真的忘记了?”

  “你在说什么啊?”

  李野诧异地看着胖子,难道昨晚的不是他?那怎么可能呢。

  “对了,宿管老师有没有告诉你不要去别的寝室乱窜之类的话?”李野接着问。

  “有啊,我也好奇呢,为什么不可以去别的寝室呢?不如我们……”胖子话说了半截,突然诡笑起来。

  李野点点头,他正有此意。

  熄灯后,李野和胖子悄悄的摸出寝室,借着走廊尽头卫生间里亮着的微弱灯光,他们蹒跚而行。

  205,206,208,209。

  “奇怪呀,怎么少了207寝7”胖子小声嘀咕道,李野这才注意到,果然没有207寝。

  “我记得白天的时候有207寝啊,我以前的初中同学就住207寝。”胖子接着说,“见鬼。”

  “你有没有听到脚步声?”李野警觉地望着四周,目光里闪烁着不安。

  “有啊,咱俩的么。”胖子说。

  “可是咱俩现在没有动。”当李野道出这个根本问题时,胖子吓得差点跌倒,要不是有墙支撑,他一定重重摔在地上。

  “我们回去吧,这里一点儿都不好玩。”胖子结结巴巴地说。

  李野也隐约觉得事情有些不妙,而且自己是新生,如果被宿管老师抓到自己没有听他的话,怕是会留下不好的印象。

  两个人转身向自己的寝室摸去,209,208,207,206,2040

  205呢?天呢,他们的寝室居然消失了!

  “胖子,咱们的寝室怎么不见了?”李野回头问一直跟在他身后拽着他衣角的胖子,这时,他才发现,身后的男生根本不是胖子,而是高阳。

  高阳阴沉着脸,目光里泛着寒意,他一字一句地说:“我不是告诉你熄灯后不要出来吗?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话音未落,李野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六、寻求真相

  当李野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205寝室的床上。还好,他还活着。

  站在他床边的宿管老师目光凌厉,面沉似水。

  “为什么不听我的话?”宿管老师说,“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乱窜寝室吗?”

  “我,我只是想去公共厕所,可是走廊好像走不到头一样,我一直走一直走,始终走不到那儿。”李野说,“后来发生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什么?难道你也遇到了他?”宿管老师瞪大了眼睛,额头上渗出些许汗珠。

  “老师,你在说什么?”李野好奇地问。

  “你好好休息吧,我还有事。记住,晚上不要跑出寝室乱窜。”宿管老师说。

  宿管老师走后,胖子提着一大盒饭菜返回寝室。

  “你醒了啊?我给你打饭去了。”胖子说,“我又打听到一件事,你想不想知道?”

  “等等,昨晚你不是和我一起溜出寝室吗?为什么后来就不见了?”李野问。

  “你还在发烧?我什么时候和你离开寝室了?熄灯后我就睡觉了啊。”胖子说。

  一时间,李野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得模糊,他究竟是怎么了?

  “哎,你先听我说。”胖子似乎没有注意到李野的反常,他饶有兴趣地讲述起来:

  “听学生会的人说,肖小曾经暗恋一个叫高阳的学长。新生报道那天,肖小和另一个叫陆佳妮的女生一起来学校报道,肖小对前来接她的高阳一见钟情,而高阳则对陆佳妮充满了好感,但是陆佳妮并不喜欢他。情人节那天,高阳送给陆佳妮一副新眼镜,红边的,牌子货,可是被陆佳妮拒绝了。陆佳妮明明白白地告诉高阳,她喜欢的是高阳同寝室的那个男生。当晚,高阳在卫生间门口心脏病发而死。高阳死后不久,那个叫陆佳妮的女生就被吊在了校门口的那颗大树上。有人说,陆佳妮的死是高阳的鬼魂所为,因为凶手直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呢。”

  胖子讲完,饭盒里的饭菜刚好被吃得一干二净。

  “你是说,陆佳妮也死了很久了?”

  “嗯啊,当然,这都是小道消息。”胖子说,“有意思吧?多狗血的校园爱情故事啊。”

  “如果我说我见过陆佳妮和高阳,你会不会认为我疯了?”李野一脸严肃,一字一顿地说。

  “嗯,你该收拾收拾去死了。如果不是要死的人,怎么会看见亡魂呢?”胖子半开玩笑说道。

  此时的李野欲哭无泪,他该如何是好?七、破镜难圆

  正式开学第一天,李野被最后一位走进教室的女生吓个半死,竟然是肖小。

  “你认识肖小吗?”李野问同桌男生。

  “肖小,校长女儿,念了三年高一的女生,后来莫名其妙地自杀了,谁不知道啊。”同桌回答道。

  第一节课是语文,整个四十五分钟李野都心神不宁地望着肖小。

  下课后,肖小第一个离开教室,李野紧随其后。

  肖小左拐右转,来到一个偏僻的地方止住了脚步。

  “你为什么跟着我?”

  “我只是好奇,为什么我可以看见你?你不是已经……”

  “你知道的事已经很多了。没必要知道全部。”

  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从转角走了出来,他阴郁的脸上挂满愁容。

  “是时候了,你告诉他吧。”他说。

  “高阳学长。”李野惊呼道。

  肖小诡异地笑了笑,“原来到时间了啊,那好吧,我就告诉你真相。

  “两年前,本校迎来了第一位特招生高阳,他入校那天是陆佳妮接待的,后来陆佳妮生日,也就是情人节那天,他送给陆佳妮一副眼镜,陆佳妮并不知道他是想表达爱意,所以收下了他作为生日礼物送给她的眼镜。后来,高阳开始给陆佳妮写情书,情书都是通过我送给她。我私下扣下了那些信,因为我一直暗恋高阳。

  后来,他们‘交往’的事东窗事发,学校按照规定要开除他们中的一个。因为我的求情,学校决定开除陆佳妮。不明所以的陆佳妮觉得自己很委屈,所以当晚在树下上吊。此后,每年来报道的新生都会离奇死去,所以我们特别关注身为特招新生的你。”

  事情至此,似乎真相大白,可李野觉得自己越发的糊涂了,肖小是怎么死的?胖子的说法究竟是怎么回事呢?他又是从哪里听来的呢?

  李野回到寝室时,胖子正坐在床上发呆。

  “他们找到你了?”胖子问。

  “嗯,他们还和说我了一些事,我现在都糊涂了,我甚至搞不清你们到底谁说的是真话。”李野叹了口气说。

  “你怎么知道他们找我了?你说的他们是谁?”李野反问道。

  “事到如今,我不得不告诉你,你看到的都不是人。”胖子说,“其实他们都是因为各种原因被这所高中除名后自杀了的学生,因为羡慕可以在这里继续上学的学生,所以聚集在一起冤魂不散。他们像那些坏学生一样爱撒谎,爱捉弄人,而最优秀的你,就是他们本次的目标。”

  “难道你也……”李野话说到一半,突然止住了。他分明地看到胖子身后趴着一个女生,她穿着蓝色的棉布连衣裙,鼻梁上架着一副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眼镜。女生冲他挥挥手:“他们终于玩够了,我等你很久了”。

  突然,李野的脖子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用力掐住,他拼命地挣扎着,可一切都是徒劳的。最后,他慢慢地倒下了,眼镜从他的鼻梁上滑落,“啪”的一声摔在地上,碎了。

  八、黄泉高中

  又一年新生开学,一个戴眼镜的男生站在校门口张望。

  “你是xx?我是你同寝室的李野,我来接你。”

  “哦,谢谢学长。”新入学的特招生一脸笑容地递过手中的行李。


本文是关于“消失的寝室”的全部内容,更多短篇鬼故事资讯的相关内容,欢迎关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