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阴棺

时间:2019-12-19 18:22 栏目:校园鬼故事 作者:鬼阿嬷 阅读:

  纸人

  王子超失恋了,作为好友的胡爽陪着他在外面呆到很晚才回来。两个人都喝了很多酒,回到寝室后谁都没有开灯,径直朝各自的床铺走去。

  当王子超来到床边时,发现自己的床铺有些不一样,看上去就像是一张纸糊的床。

  王子超迷迷糊糊地也没管那么多,一下子扑倒在床上,压得床响起“咔嚓”一声。

  “什么动静?”胡爽口齿不清地问了一句,便倒在床上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王子超突然听到“砰”的一声,紧接着身体便传来一阵剧痛。

  王子超睁开眼睛,看到自己竟然掉到了床下。他皱着眉头爬起来,正要躺回去时,发现自己的床铺竟然真的变成了纸糊的。

  “啊,我们这是在哪儿?”王子超发现他和胡爽进入的根本不是自己的寝室,这里所有东西都是纸糊的,就连墙壁都是纸做的。

  王子超见胡爽仍躺在一张纸糊的床上死死地睡着,急忙过去用力地摇醒了他。

  “咱们俩走错地方了,得尽快离开这里。”王子超的话刚说完,就发现四周纸糊的墙壁正在一点儿一点儿地缩小。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被胡爽一把拉倒在了床上。

  王子超惊得倒吸了一口气,焦急地问道:“你干什么?”话音刚落,他便被胡爽的模样吓了一大跳。

  胡爽的脸正在发生变化,一点儿一点儿地,最后竟然变成了王子超的模样。不一会儿,那张脸上便冒起白烟,紧接着自燃了起来。

  一阵诡笑声从床上的“人”口中发出,伴随着“噼啪”燃烧的声音,一股脑儿地传进了王子超的耳中。

  “啊,鬼啊……”王子超大叫着爬起来,头皮发奓地跑到了门口。

  眼前那扇纸糊的门很薄,仿佛一捅就破,可奇怪的是无论王子超用多大的力气,都无法弄破那扇纸门。

  “救命啊……”王子超已经吓得六神无主,用力地拍打着纸门,歇斯底里地大叫着。

  正在这时,王子超听到门外响起一声大吼:“小心身后!”

  王子超被这声大吼吓得激灵灵地打了个冷战,下意识地朝一旁躲闪开,这才看到刚刚那个变成他模样的“人”,浑身冒火地扑向了纸门。

  那个燃烧的“人”撞破纸门后,一下子趴在地上,化成了一堆人形纸灰。

  王子超的心“怦怦”直跳,还好刚刚门外有人提醒了他,否则他现在已经葬身在大火中了。

  王子超心惊胆战地看着那堆纸灰,怎么也不敢相信那就是自己的好友胡爽。

  一只手伸过来,一把抓住王子超,将他拉了出去。

  厉鬼作祟

  王子超回过神,看到站在面前的是一个脸色有些苍白的男生。还没等他说话,男生就说道:“你回头看看自己躺的是什么地方。”

  王子超回头一看,见自己刚刚进入的根本不是寝室,而是一口纸糊的棺材。这里也不是学校,一排排大树正随风摇动着树枝。

  王子超一脸惊恐地回过头,看着男生颤声问:“这、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还有,你是人是鬼,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男生报上了姓名,他叫王坤,跟王子超他们是同一所学校的。因为他略懂一些法术,所以在回学校时,看到王子超和胡爽的身后跟着一个鬼。

  于是他一路跟着两个人来到这里,想着如果他们发生什么意外,好出手相救。

  一想到胡爽,王子超便一脸痛苦地蹲在地上,捂着头说:“早知道胡爽会被烧死,我根本不会叫他陪我去喝酒。”

  王坤扶起王子超,说:“你放心吧,你的朋友没事!”说着,他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棵大树。

  王子超这才看到,胡爽正好端端地坐在大树旁,呼吸均匀地睡着。

  王子超急忙走过去,叫醒了胡爽后,才惊慌失措地问王坤:“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虽然我们俩都喝了一些酒,可是回学校的路我们还是记得的,再怎么样也不会走到这种地方来啊!”

  “这是厉鬼作祟,它一路跟在你们的身后,给你们施了障眼法,让你们来到了这种地方,又让你们俩都躺进了纸棺材里。它的目的就是害死你们俩,它去投胎。”王坤说完,拿出几张镇煞符咒,贴到了纸棺材上。

  醒过来的胡爽扫了一眼四周,在看到那口纸棺材时,一脸惊恐地问道:“我这是在什么地方,这里怎么会有纸棺材?”

  王坤说:“这叫纸阴棺,是殡仪馆专门停放刚刚死去的人的尸体的,也是鬼非常喜欢呆的地方。因为刚刚死去的人身上还残留一丝阳气,鬼就会趁此时机躲进去吸食阳气。你们俩遇到的就是想吸食阳气的厉鬼,它制造了这口纸阴棺,放在这种极阴之地,把你们俩勾了过来。咱们先回学校吧,有了我的那几张镇煞符,那个厉鬼暂时不会再出来作恶了。”

  王坤率先朝学校的方向走去,王子超和胡爽战战兢兢地跟在了后面。

  一阵阴风吹来,吹得树叶“沙沙”直响。王子超和胡爽头皮发麻地朝身后看,生怕身后会有尾随着他们的鬼。

  当王子超的眼睛扫向纸棺材时,突然看到棺材里伸出了一只惨白的手。那只手碰到纸棺材上的镇煞符后,响起了“哧啦”一声,然后便快速地缩了回去。

  王子超急忙转过头,缩着脖子快步跟上了前面的两个人。

  吸阳纸灰

  当三个人回到学校后,王子超才将心里的疑问说出来:“你刚刚为什么不一把火烧了那口纸棺材,那几张镇煞符万一镇不住厉鬼呢?”

  王坤白了王子超一眼,说:“你想让我在那里纵火吗?如果我烧了纸棺材,旁边的树就会跟着一并烧着。放心好了,如果厉鬼从我的镇煞符里挣脱出来,我自有办法对付它。”

  王子超和胡爽回到寝室后,看到室友杜峰正在熟睡,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身心疲惫的他们,倒在床上后却怎么也睡不着,生怕这间寝室也变成一口纸棺材。

  第二天一早,王子超起来后,看到杜峰正站在床边抖着床单。

  王子超好奇地问:“你在干什么?”

  “真是奇怪,我昨晚睡觉前床单上干干净净的,结果早上一起来,就看到上面全是纸灰。”杜峰说着,指了指抖落在地上的纸灰。

  王子超一下子想起了昨晚看到的那堆人形纸灰,刚要说话,就见地上的纸灰竟然在无风的情况下旋转起来。

  “妈呀,这纸灰怎么会动?”杜峰吓得大叫一声,急忙扔下床单,后退了一大步。

  王子超很想告诉杜峰昨晚发生的事,可是又怕吓到杜峰,只好忍着没说。

  两个人眼睁睁地看着纸灰飘到门边,“嗖”地一下从门缝下钻了出去。

  白天,王子超一直在找王坤,终于在食堂里看到了他。

  王子超急忙跑过去,将早上发生的怪事讲了出来。

  王坤沉吟了一下,说:“是那个纸灰人在作祟,它还没有完全魂飞魄散,估计今晚还会去你们寝室的。”

  “那我们该怎么办啊?”王子超急切地问道。

  “你不用害怕,晚上我会去敲你们寝室的门,到时你一定要给我开门,否则可能就真出大事了。”王坤说完,便埋头吃起了饭。

  到了晚上,王子超害怕纸灰人会来他们寝室,一直忐忑不安,躺在床上没敢睡觉。

  不知过了多久,王子超觉得眼皮特别沉重,脑子也昏昏沉沉的,没过一会儿便睡了过去。

  一阵“哗啦”的声音把王子超惊醒,他睁开眼睛,看到杜峰的床前正站着一个纸灰人。

  王子超吓得不敢出声。这时,他看到那个纸灰人俯下身子,脸贴在了杜峰的脸上。

  一阵诡异的吸吮声响起,王子超头皮发麻地看到,一团白雾从杜峰的头顶上钻了出来,直直地朝纸灰人的嘴巴里钻入。

  王子超一下子想到了王坤说的鬼吸人阳气的话,他很想叫醒杜峰,可是又怕纸灰人会来到他的床边吸他的阳气。他只能浑身发抖地捂着嘴巴,大气都不敢出。

  纸灰人吸完杜峰的阳气,“吧唧”了两下嘴后便消失了。锁阳纸棺

  直到这时,王子超才惊叫着下了床,跑到杜峰的床边。

  杜峰的脸完全干瘪下去,已经停止了呼吸。而原本的床铺,此时竟然变成了一口纸棺材,棺盖正立在旁边。

  王子超吓得“噔噔噔”地后退了三大步,他的脚步声吵醒了胡爽。在得知杜峰出事后,胡爽立刻跳下了床。

  正在两个人都不知该如何是好时,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都禁不住打了个冷战。

  “谁?”王子超颤声问道。

  “是我,王坤。”

  在听到门外的人是王坤后,王子超迫不及待地冲到门口,打开门后就要将刚刚发生的事讲出来。

  “我就是为这件事来的。”王坤没等王子超说话,便走进了寝室。

  当王坤看到杜峰的样子后,一脸责怪地说道:“还是迟了一步。刚刚是怎么回事,我不是说过,我敲门时你一定要过来开门吗?刚刚我敲了那么久的门,你怎么就是不来开门?如果早一步,他也不至于死。”

  王子超听后一脸震惊:“我之前根本就没有听到有人敲门,否则我一定会不顾一切地冲过去开门的。”

  王坤知道这是厉鬼在扰乱王子超的听觉,于是没有再说什么,而是从背包里拿出一张符咒,贴在了杜峰的额头上。他口中念着咒语,手上打着复杂的手诀。

  做完这一切后,王坤让王子超和胡爽帮忙把里面杜峰的尸体抬了出来。

  王坤说:“现在我得去一趟那片树林,看看那口纸棺材有没有异变。这具尸体我也得带走,以免它因为怨念太重而起尸。”

  “那我们俩该怎么办?要不我们也跟你去好了,我怕那个纸灰人会再回来吸我们俩的阳气。”王子超胆战心惊地说道。

  一旁的胡爽也点头应和着。

  王坤拿出几张符咒,贴在棺材的四个角上,再次念起了咒语。

  王坤说:“你们俩都躺进去,刚刚我已经在纸棺材上布了锁阳阵,现在它已经是一口锁阳棺材了。你们俩就好好地在里面躺着,无论听到外面有什么动静,都不要把棺材盖打开,我保证你们俩能平安度过今夜。”

  王子超和胡爽心有余悸地对视了一眼。他们都对纸棺材有所忌惮,可是王坤既然说躺在这里是安全的,也只好硬着头皮躺了进去。

  王坤盖上纸棺盖后,才背着杜峰的尸体离开了寝室。

  王子超和胡爽在纸棺材里背对背躺着,侧耳听着外面的动静。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听到“砰”的一声,好像有人在用力地搬棺材盖。

  紧接着外面响起一声怪叫,惊得两个人头皮发麻地捂住嘴巴,谁也不敢发出声音,连大气都不敢喘。落入圈套

  正在这时,两个人感觉到一阵冷风从上方吹来。他们急忙转头看,见一只惨白的手撬开纸棺盖,伸了进来。

  王子超突然想到王坤给他的符咒,立刻拿出来,颤抖着手一把将符咒贴在了那只手上。

  只听“哧啦”一声,那只惨白的手立刻冒起了一股白烟,紧接着外面便响起一声惨叫。

  纸棺材外的鬼愤怒了,奋力地掀动着纸棺盖,却又忌惮那上面的符咒,使得棺盖发出“砰砰”的响声,吓得王子超和胡爽魂飞魄散。

  他们很想给王坤打电话,让王坤快点儿回来帮他们除掉外面的鬼。可是手机都落在床上,谁也不敢爬出去取。他们只能强忍着内心的恐惧,在纸棺材里瑟瑟发抖。

  一个森冷的声音从外面响起:“只要再吸掉你们俩的阳气,我就可以摆脱掉树林里的纸阴棺了。别以为在这口纸棺材里弄几张符咒,就能锁住你们身上的阳气。你们的同学已经离开了,现在没人能救得了你们。我劝你们俩最好乖乖地从里面出来,否则我一旦把棺盖打开,可就不只是吸食你们俩阳气那么简单了!”

  听了鬼的话,王子超的心都要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了。他颤声对身后的胡爽说:“怎么办啊?现在王坤不在,这口纸棺材这么脆弱,万一被鬼弄散架了,咱们俩都得死。”

  身后的胡爽没有说话,王子超急忙伸手碰了他一下,却惊恐地发现他的身体竟然停止了颤抖,变得冰冷而僵硬。

  王子超急忙侧身转过头,看到身后躺着的并不是胡爽,而是一具无头尸体。

  王子超再也抑制不住恐惧,也不管外面还有鬼等着吸他的阳气,尖叫一声后急匆匆地掀开纸棺盖,爬了出去。

  一阵诡笑声从王子超的上方响起:“嘿嘿,算你识相。”

  话音刚落,一只冰冷而惨白的手便掐住王子超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

  呼吸困难的王子超看到面前的鬼脸上皮开肉绽,舌头伸得老长,正朝着他的脸上舔来。

  王子超转过头想要躲开鬼的舔舐,这才惊觉自己竟落入了鬼的圈套——他看到那具无头尸体变成了胡爽,在纸棺材里一脸惶恐地看着自己。

  那条臭气熏天的舌头一下子舔到了王子超的脸上,紧接着那个鬼张开嘴巴朝王子超的头顶咬来,作势要吸掉他的阳气。

  “救命啊……”王子超大声求救。

  突然,寝室门被人用力踢开,紧接着一道白光闪现,直直地朝着鬼刺来。

  鬼被白光刺得“嗷”地惨叫一声,立刻松开掐着王子超的手,躲在了王子超的身后。

  王子超感觉身后异常阴冷,很想逃开,可是身体却根本动弹不得。他只能看着王坤拿着一把桃林剑,朝他这边冲来。破坏美餐

  “哼,想杀我,没那么容易!”那个鬼说完,便一下子钻进了王子超的身体里。

  王坤手中的桃木剑差点儿刺在王子超的身上,还好他急忙收手。

  王子超的眼睛突然向上翻了起来,嘴边流起了口水。他诡笑道:“嘿嘿,他的阳气好香,现在我就在他的身体里,可以随心所欲地吸他的阳气。量你有再大的本事,也对付不了我了。”

  一阵吸吮声很快从王子超的体内发出,王子超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他很快就恢复了意识,惊慌失措地看着王坤,大张着嘴巴发出微弱的声音:“救、救我!”

  眼看王子超变成这样,躺在纸棺材里的胡爽立刻爬了出来,急切地对王坤说:“怎么办啊?再这样下去王子超就得死,你快想办法救他啊!”

  王坤立刻从包里拿出辟邪铃,在王子超的身边快速地走起了八卦步,同时口中念道:“天师之命,以我之名,孤魂野鬼,离体随行,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说完,他就朝王子超用力地摇起了辟邪铃。

  随着铃声清脆地响起,原本还在王子超体内美美吸食他阳气的鬼,被这阵辟邪铃声震得差点儿魂飞魄散。它惨叫一声,迅速地从王子超的身体里蹿了出来。

  王子超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被抽掉了一半的血液,头晕目眩地瘫坐在了地上。

  一旁的胡爽见状,急忙扶起王子超,躲到了床铺那边。

  “哼,老子的美餐被你一再破坏掉,我现在就吸了你的阳气!”鬼说完便朝着王坤张牙舞爪地扑了过来。

  眼看鬼口中那条烂臭的舌头就要舔到王坤的脸上,王子超和胡爽都为王坤捏了一把汗。

  王坤急忙向后退了一步,躲开舌头的舔舐,并拿出一张符咒,贴在了那个鬼的舌头上。

  只听“哧啦”一声,鬼的舌头上立刻冒起了一团白烟,那条烂臭的舌头被符咒腐蚀后掉在了地上。

  鬼发出一声惨叫,怒瞪了王坤一眼,便捂着嘴想要遁逃。

  王坤哪里能让它逃走,拿起桃木剑朝着它的喉咙处刺去。

  鬼冷笑一声躲闪开王坤刺来的桃木剑,迅速地朝胡爽的身体冲了过去。

  眼见那个鬼就要钻进胡爽的身体里,王坤大喊:“我给你的镇煞符呢?”

  胡爽这才想到王坤之前给他的符咒,急忙掏出镇煞符,双手发抖地朝扑来的鬼贴了上去。

  眼见鬼被镇煞符定在了那里,身体仍旧处于扑过去的姿势,王坤急忙冲上前,用桃木剑准确地刺进了鬼的后脖颈,刺穿了它的喉咙。

  鬼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身体剧烈地颤抖了起来。灭鬼烧棺

  王坤抽出桃木剑,又在鬼的身上刺了几剑。

  王子超和胡爽看到,王坤刺在鬼身上的那几剑,竟呈现出北斗七星的图形。

  王坤口中念起了咒语,最后大喝一声:“破!”

  只见鬼被桃木剑刺中的地方开始裂开,紧接着“砰”地一声身体四分五裂,最后化成黑烟,消失不见了。

  王坤收回桃木剑,说道:“这个鬼已经被我刺得魂飞魄散,眼下必须把两口纸阴棺烧掉才行,否则还会有其它鬼借用纸阴棺的力量,来吸更多人的阳气。”

  胡爽和王子超异口同声地说道:“你说该怎么做吧,我们全力配合。”

  王坤说:“刚刚我背着杜峰的尸体去树林时,感觉到他因为死得有些不明不白,体内怨气过重,已经有了尸变的征兆。没办法,我只好把他的尸体和那个吸他阳气的纸灰人一同困在了树林处的纸阴棺里。现在咱们把寝室里的这口纸阴棺抬出去,只要点燃了它,树林里的纸阴棺就会自燃。”

  王子超一听,有些不解地问道:“你不是说那口纸棺材如果一旦被点燃,树林也会被烧着吗?”

  王坤笑了笑说:“之前因为太匆忙,我没有带什么法器,不能在那里做法。现在没事了,我刚刚在那里弄了个结界,纸阴棺的火是烧不到树林的。”

  听了王坤的话,王子超才会意地点了点头。三个人不敢耽搁,抬着纸棺材来到了无人的操场上。

  王坤拿出几张镇煞符,点燃后扔到了纸棺材里。

  纸棺材一下子燃烧起来,随着纸棺材发出“噼啪”的响声,王子超和胡爽都听到了一阵轻微的诡笑声。

  两个人急忙朝王坤看去,正要问他有没有听到诡笑声时,却惊恐地看到那个吸了杜峰阳气的纸灰人,竟站在王坤的身后。

  “那个纸灰人在你的身后!”王子超大叫着,却发现王坤好像并没有听到他的话,仍旧专注地看着燃烧的纸棺材。

  这时,胡爽看到王坤的后脖颈竟被纸灰人抓着。他浑身发抖地拉了拉王子超,说:“王坤一定是被纸灰人控制了。”

  “哼,我已经吸了一个人的阳气,你们以为用几张破符咒就可以把我镇在纸阴棺里吗?真是幼稚!只要吸了你们的阳气,我就可以不用以纸灰人的身份出现在大家的面前了。”纸灰人说完,诡笑着张开嘴,朝王坤的头顶咬了下去。

  一阵吸吮声响起,王坤的身体一点儿一点儿地萎缩,最后变成了一具干枯的尸体。

  纸灰人抹了把嘴巴,脸上带着诡笑,大步朝着王子超和胡爽走来。


本文是关于“纸阴棺”的全部内容,更多短篇鬼故事资讯的相关内容,欢迎关注收藏!

上一篇:女鬼报恩

下一篇:楼下阳台上的玉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