寝室里有个井盖

时间:2019-12-19 18:22 栏目:校园鬼故事 作者:鬼阿嬷 阅读:

  寝室有个井盖

  晚自习下课后没什么活动,颜晴和室友曾美丽准备回宿舍。

  周围的建筑就像一张张巨大的死人脸,躲在黑暗中,表情各异地盯着过往的人,远处时不时刮来的冷风让颜晴不由地裹紧了衣服。

  这时,颜晴发现路上有一个窨井盖,便从井盖上方跳了过去。而曾美丽没有在意,直接踩着井盖走了过去。

  颜晴敏锐地发现,曾美丽踩在井盖上的一刹那,身子突然颤抖了一下。

  “美丽,你怎么踩井盖了,你没听说踩井盖会被鬼缠上的吗?”颜晴关心地说。

  曾美丽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头也没回,面无表情地说:“没事。”

  回到寝室后,曾美丽看起来很奇怪,脸色苍白,身体竟然还带着一股寒意。她一声不吭,直接躺在了自己的床上。

  很快,另外两个室友罗晨和王娟娟也回来了。于是,颜晴她们凑在一块玩起了斗地主。

  直到十一点多,三个女生玩累了,便一起洗脸、漱口,准备睡觉。

  这时,颜晴突然发现了一件诡异的事:寝室的地面上竟然出现了一个窨井盖。那个井盖镶嵌在地上,就像一只巨大的死人眼睛,正不怀好意地盯着寝室里的几个人。

  “窨井盖怎么会出现在寝室里?”颜晴惊讶地说。

  “我们回寝室的时候还没有啊!”王娟娟也露出了匪夷所思的表情。

  “这可怎么办?”罗晨说,“要不我们问问宿管阿姨?”

  “嗯。”颜晴点了点头,便下楼将宿管阿姨叫了上来。

  然而,让颜晴她们头皮发麻的是,宿管阿姨根本就看不到地面上的窨井盖,训了她们一顿就离开了。换句话说,寝室里莫名出现的窨井盖是鬼魂在作祟,只有她们三个人才看得见。

  颜晴猛然想起,在此之前曾美丽踩到过井盖。她从小就听大人说,踩下水道井盖会被鬼缠上的,更别提这是在阴气重的晚上了。

  王娟娟和罗晨也没办法,只好将这件怪事放下,上床睡觉了。

  夜越来越深了,颜晴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眼睛一直盯着地上的井盖。

  就在这时,井盖忽然动了动,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井盖下面正想将井盖挪开爬上来。看到这儿,颜晴感到异常恐惧,手死死地抓紧了被子。

  很快井盖被打开了,井下是黑漆漆的一片,深不见底。这时,一个满脸是血的鬼突然从下面爬上来,站在了寝室中央。

  恐惧就像千万根针,无孔不入地插进了颜晴的身体。好在她极力地使自己镇定下来,强忍住没有叫出来。

  那个鬼走到曾美丽的床边,将曾美丽拖到井口,然后推了下去。可怜的曾美丽,还没搞清楚发生什么事,就这样被鬼杀死了。

  那个鬼跟着跳进了井口,还不忘将井盖合上。

  寝室恢复了平静,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只是曾美丽的床空了。

  井盖诡闻

  颜晴害怕极了,急忙将王娟娟和罗晨叫了起来,将刚才发生的事说给她们听。

  王娟娟和罗晨同样表现得很恐慌,却又无能为力。

  “曾美丽会被鬼杀死,可能是因为她在回寝室的时候踩了下水道井盖。我们三个人没有踩井盖,应该不会被鬼缠上的,所以放心吧。”颜晴联想着寝室里莫名出现的窨井盖,和回寝室时遇到的事情,分析后安慰大家。

  “可是,就算曾美丽的死是因为她踩了井盖被鬼缠上,那为什么井盖会出现在我们的寝室里?”王娟娟皱紧了眉头。现在她们都认定,曾美丽已经死了。

  “这个我也不知道。”颜晴摇了摇头,“现在很晚了,这个问题明天我们再想办法解决吧。”

  一整夜,颜晴都没怎么睡好。

  第二天,当颜晴醒来时,发现曾美丽竟然又回到了床上。

  曾美丽昨晚已经被鬼杀死了,现在的她一定是鬼魂。颜晴和另两个室友不敢和曾美丽说话,一大早就离开寝室,去教室上课了。

  上午上完课,颜晴刚走出教室,一直暗恋她的男生聂子程就追了过来,想要请她吃饭。她婉言谢绝了聂子程,和王娟娟一起去了食堂。

  回到寝室时,颜晴舒了一口气——曾美丽没在寝室。不过她又发现了一件怪事:饮水机上的水桶竟然装满了水。她记得,平时换水的事情都是曾美丽做的,而昨天水刚好喝完,曾美丽又被鬼杀了,那会是谁换的水?

  难不成是曾美丽的鬼魂换的水?

  王娟娟没有顾虑那么多,她刚吃了饭,有点儿口渴,拿水杯接满水,一口喝了下去。

  这时,罗晨兴冲冲地回到了寝室:“我知道井盖为什么会出现在寝室里了!”

  “为什么?”颜晴问。

  “我有个朋友是灵异迷,对灵异事件非常感兴趣。他告诉我,这一切都是因为曾美丽……”罗晨娓娓道来。

  原来,平常人们只知道不能踩窨井盖,却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因为在人的身体上,从头到脚,阴气最重的就是脚。鬼想要上人的身,往往都是从脚开始,“寒从脚起”这个成语就很好地解释了这点。而下水道阴气极重,是鬼魂聚集的地方。鬼魂守在井盖下面,当人踩过井盖时,就会一直抓着人的脚,随着人回到休息的地方,然后打开井盖,爬出来。

  “原来是这样!那我们怎样才能让寝室里的井盖消失呢?”王娟娟畏惧地指着井盖说,“谁知道下面会爬出多少个鬼来。”

  “唉,凡事都讲究因果,这个井盖之所以会出现在咱们寝室,是因为那个杀了曾美丽的鬼从下水道里逃了出来。所以,要让那个鬼魂飞魄散或者重新回到下水道里,这样井盖才会消失。”罗晨叹了口气。

  颜晴摇了摇头,罗晨说的办法和没说一样,人怎么斗得了鬼呢?

  熄灯后,颜晴特意将手机放在床边,调出录像功能,对着井盖的位置。

  一晚上就这样过去了,天亮后,颜晴加速看了昨晚录制的视频,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

  它在水里

  在凌晨两点左右,一个鬼打开井盖,从下面爬了出来。诡异的是,那个鬼竟然还提着一桶水。

  接着,鬼走到饮水机前,将那桶水装在了饮水机上。做完这些,它又跳进了下水道。

  原来,昨天饮水机上的那桶水是鬼换的,恐惧迅速充斥了颜晴全身的每个细胞。

  王娟娟和罗晨也看了昨晚录下来的视频,同样吓得脸色苍白。

  “怎、怎么会这样?”王娟娟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恐惧,她昨天水喝得最多,“鬼为什么要帮我们换水?”

  “不知道,反正准没好事。”罗晨声音颤抖地说,“鬼抬来的水是什么水?”

  这时,曾美丽突然走了过来:“你们没有喝鬼抬来的水吧?”

  曾美丽似乎只是留恋生前的事物,所以才会变成鬼魂住在寝室,并没有对寝室的人造成什么伤害。

  “喝了,就我喝得最多。”王娟娟吞吞吐吐地说。

  “平时,井盖下面是下水道。但是下水道聚集的鬼魂多了,阴气重了,里面的水就会变成阴间的奈何水。很多鬼魂都依附在奈何水里,昨天你喝的水中,说不定就有鬼附在上面。”曾美丽看着王娟娟说。

  “那怎么办?”王娟娟害怕得快哭了。

  “我们先将这桶水抬下来吧。”颜晴说着,和罗晨想将水桶从饮水机上抬下来。

  谁承想,这时王娟娟突然用手捂住脖子,痛苦地叫了起来:“别、别把水桶抬下来。”

  曾美丽着急地说:“看来水里的鬼已经进入了王娟娟的身体,你们如果将水桶抬下来的话,王娟娟的头就会被扯断。”

  颜晴和罗晨一惊,赶紧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我、我该怎么办?”王娟娟惊慌失措地看着曾美丽,“我不想死啊!”

  “我刚死没多久,只是一个新鬼,对付不了它们。”曾美丽摇了摇头,随即又愧疚地说,“我知道,是因为我寝室才会招来鬼,所以我一定会尽力帮你们的。”

  王娟娟正想说话,突然脸色一变,身体不自由主地走到井盖前,打开井盖就想跳下去。

  看到这一幕大家都脸色大变,旁边的颜晴去拉王娟娟,却没想到王娟娟的力气特别大,差点儿把她也拉到井边去。

  “救、救我,我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了!”王娟娟吓得泪流满面,可颜晴和罗晨也只能干着急。情急之下,一股凉风突然在背后袭来。颜晴回头一看,发现曾美丽的肤色变成了青紫色,嘴里不停地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接着,曾美丽迅速地向王娟娟冲去,瞬间钻进了王娟娟的身体里。

  颜晴和罗晨看得一愣,算上王娟娟自己的魂魄,加上曾美丽和鬼的,她现在身体里一共有三个魂魄。

  王娟娟停住脚步,抬头翻着白眼儿,嘴里不停地哽咽着,很痛苦的样子,就像有三个“人”正在她的身体里面打架。

  颜晴急忙走过去关上了井盖。

  王娟娟跌跌撞撞地倒在床上,身体抽搐几下,晕了过去。引魂下井

  颜晴和罗晨在王娟娟的床边守了一下午,直到晚上,王娟娟才缓缓地醒了过来。王娟娟先是动了动眉毛,直到一股黑气从头顶慢慢地散出体外,才渐渐地睁开双眼。

  王娟娟看上去十分虚弱,颜晴和罗晨关心地问她怎么样了。

  王娟娟苦笑一下,说已经没事了。曾美丽为了救她差点儿魂飞魄散,现在正在她身体里的某个地方休息着,等好得差不多了就出来。而之前进入她身体的鬼魂,已经被她和曾美丽合力挤了出去。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罗晨走过去抬起水桶,直接出了寝室。好在这次十分顺利,王娟娟没再吵着头疼。

  “我们快想办法把这个井填上吧。再这么下去,以后寝室里就全是鬼了。”王娟娟垂头丧气地说。

  “可是,我们怎样才能让那些跑出来的鬼魂重新回到井下呢?”罗晨郁闷地皱了皱眉,心想这可不是简单的事。

  颜晴想了想说:“我这几天通过录像发现,只有在午夜零点到两点之间,鬼魂才会从井里偷跑出来。我们可以在白天的时候,想办法下井将它彻底摧毁啊。”想到这一步也是没办法的,因为除此之外就只能把伤害曾美丽的那个鬼除掉或者推进井下,可人怎么跟鬼抗衡?那个鬼一定会死磕到底,所以现在只能先从井下手。大家都知道这当中的难处,于是再三思量之后,都同意了颜晴的计划。ξ鬼ο大π爷ρ

  因为三个人对这方面一窍不通,更不知道什么符才好用,于是病急乱投医,分散开来去寻灵符。等再回来,每个人手里都拿了一沓子符咒。三个人彼此面面相觑,都觉得有点不靠谱。

  寝室里阳光充足,三个人抓住时机,迅速地打开了井盖。顿时,一股阴风迎面吹来。颜晴打了一个冷战,紧张地摸索下去,后面的人紧跟其后。三个人没有下太深,总是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靠近。

  王娟娟贴上最后一张符后,惊恐地说:“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她们停下手上的动作,仔细一听,好像正有东西爬过来。颜晴忽然心慌不已,这口井出现本来就很奇怪,眼前这黑漆漆的长廊就像是没有尽头一般,直通地狱。

  “快上去!”颜晴说完就往回退。

  这时,众人耳边忽然响起了罗晨颤抖的声音:“井、井盖推不开了。”

  所有人都大惊失色,分明记得井盖是开着的,此时却怎么也顶不出去了。王娟娟拉了下她们的衣角,转头一看,只见很多长相畸形、缺胳膊断腿的鬼,正相互挤压着向她们爬来。一时间尖叫连连,那些鬼脸一个比一个恐怖,张牙舞爪地向她们扑来。

  “救命啊……”三个女生疯狂地敲打着井盖儿。颜晴一低头,发现一只血淋淋的手已经抓住了她的裙摆,而那些该死的破符纸,根本一点儿用都没有。

  就在此时,井盖忽然松了。颜晴趁机将井盖挪开,发现聂子程正一脸焦急地看着她们,随后急忙伸手把她们拉了上去。

  而那些鬼白天无法出来,只得又退了回去。 封井

  “你们怎么这么不小心,竟然跑到井下去了?”聂子程关心地说,“有没有伤到哪里?”

  “还好你来得及时,不然我们就被鬼杀死了。”颜晴十分感激,随即困惑地说,“对了,是谁将井盖合上的?太狠毒了!”

  “就是。”王娟娟和罗晨也在一旁附和。

  “刚才我有事来找你们,发现寝室门没关,就走了进来。当时曾美丽正蹲在地上,死死地按着井盖。她发现了我,还好这是白天,她不敢对我怎么样。见事情败露,她就急急忙忙地离开了。”聂子程神色严肃地说,“她是鬼,又是从井下爬上来的,她的目的肯定是杀死你们,让你们做她的替死鬼。”

  颜晴和王娟娟、罗晨面面相觑,感到阵阵后怕,她们太轻易相信曾美丽了。

  “可是,她昨天还救了我呢。”王娟娟说。

  “那肯定是她为了博取你们的信任,故意而为之的。”聂子程解释道,“不然你们肯定不会放心一个鬼住在寝室,从而会采用什么办法除掉她。”

  原来是这样,曾美丽隐藏得太深了!颜晴心里想道。

  “那、那现在怎么办?”王娟娟害怕地说,“晚上曾美丽肯定还会回到寝室,而且井盖下面还有鬼,寝室恐怕待不下去了。”

  “我有一个好办法。”聂子程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色彩,“你们晚上找个机会将曾美丽推进井里,然后准备好大量的黑狗血倒进去,这样曾美丽还有其它的鬼就会魂飞魄散,下水道井盖也就会从你们的寝室消失了。”

  “这的确是一个好办法。”颜晴眼睛一亮,“我从小就听老人说,鬼最怕黑狗血了。这样不仅能让井盖从寝室里消失,还能除掉曾美丽的鬼魂,一举两得。”

  于是,为了赶在曾美丽回来之前准备好黑狗血,颜晴等三人急忙出了学校,将周围的超市、菜市场里的黑狗血全都买了个空。

  晚上在食堂吃了饭,颜晴便回到寝室上起了网。罗晨和王娟娟没事做,心不在焉地躺在床上玩着手机。

  大约到了九点多,寝室的门开了,曾美丽走了进来。她脸色有些苍白,好像生了什么病,一声不吭地躺在了床上。

  过了一个多小时,确定曾美丽睡熟了,寝室的三个人来到了曾美丽的床边。

  “鬼也要休息吗?”王娟娟不放心地问。

  “废话,人要休息,鬼当然也要休息。”罗晨着急地说,“我们快将她扔进井里吧。”

  于是,颜晴负责将井盖打开,罗晨和王娟娟抬着曾美丽,直接将曾美丽从井口扔了下去。

  接着,三个人又将事先藏在床底下的几瓶黑狗血拿了出来,一股脑儿地往井下倒,倒完后急忙将井盖合上了。

  没多久,一阵阵凄厉、诡异的惨叫声从井下传来,听着格外瘆人。

  惨叫声越来越弱,到最后完全消失了。同时,寝室里的井盖慢慢地冒出黑气,渐渐虚化,最后也不见了。

  尾声

  “成功了!”颜晴兴奋不已,聂子程说的这个方法果然行得通。

  “这下它们伤害不了我们了!”王娟娟和罗晨同样十分高兴。

  这时,寝室的门无声无息地开了,聂子程走了进来,嘴里喃喃地说:“死了,终于死了……曾美丽,你还怎么和我斗……”

  “聂子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罗晨这才意识到不对劲儿:她们寝室的事儿,并没有人告诉聂子程,他是怎么知道得这么详细的?

  “哈哈,我就是那个从井下跑出来的鬼,只是附在了这个家伙的身上。你们这群蠢货!”聂子程阴笑着说。他全身的皮肉开始腐烂,恶心的蛆虫在上面慢慢地蠕动着。

  “你、你……”颜晴难以置信地说。

  “我本来想将你们三个人全都扔进井里,做我的替死鬼,可是曾美丽一直保护你们,坏我的好事。你们今天钻到了井下,正合我意。我死死地按住井盖,让你们不得出来,从而被鬼杀死。可恶的是,曾美丽却突然出现,阻碍了我的计划。但她只是一个新鬼,很快就被我打得差点儿魂飞魄散。而在我和她打斗的功夫,你们却打开井盖,逃了出来。”聂子程浑身上下滴着血,恶狠狠地看着三个女生,“现在,没人保护你们了!”


本文是关于“寝室里有个井盖”的全部内容,更多短篇鬼故事资讯的相关内容,欢迎关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