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亲情无价

时间:2020-02-18 12:03 栏目:民间鬼故事 作者:鬼阿嬷 阅读:

民间鬼故事

  深夜,我站在空无一人冗长的走廊,视野模糊不清。远远地,在我的对面,走廊尽头,有一个人。白色连身裙,衣袂飘飘,长发乌黑。我被深深吸引住了,那个女孩慢慢的,慢慢的,以一种很诡异的节奏,忽远忽近,直到她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才看到她面前竟然也是头发。我猛的鲤鱼打挺,差点将床板掀翻。所幸的是床板没断,不过,这么大的动静引来了一干人等的呵斥。

  “小刘,大半夜的还不睡,干什么坏事呢?”室友丁立。

  “真是的,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好好睡觉啦。”室友黎家。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刚做了个噩梦,”我连声道歉。

  “好了,好了,早点睡,明天还要上班,”室友温卫打圆场。我傻笑着点头称是,只是躺下后就再没有睡意,我反复咀嚼着那个无比真实的梦,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第二天一早,又要赶着去上班,我们四个在同一家外贸公司工作,都是同事。

  好不容易挤进电梯,站定后,我猛得发现那白衣女子在我身后,我再想仔细看清楚时,却发现是自己眼花了,那个梦对我的影响还真不小。

  我的工作量很大,小到打印文件,大到公司预算,可是每个月的工资就那么点,日子过得苦哈哈的。最近几次工作特别多,经常是加班到深夜十二点。

  今晚,也不例外,我打着呵欠,在电脑上不停的敲,啪嗒啪嗒的声音不绝于耳。为了省电,电闸早就被掐了,只有我这儿一个插板还通着电。我坐在冷冰冰的电脑面前,看着像是流水一样的数据,只觉得眼花缭乱。谁叫我们只是个打工仔呢。

  我实在是累了,眼皮开始打架,我起身准备冲杯咖啡。我按开水壶的钮,哗啦啦的水声,我抿了一口咖啡,有点烫。我回到坐位上,端起杯子正要喝,忽然发觉有些不妥,我把杯子里液体凑到电脑前一看,一杯看似可口的红色液体,是血吗,可是没有血腥味。我没了兴致,将这杯诡异的液体全部倒近了马桶里。

  就在这时,我好像听到有人在说话,我退出洗手间,寻着声源过去。从逼仄暗淡的走廊摸索过去,声音越来越近,到了打印室的双开木门前,我把耳朵凑了上去,声音果然在这。我缓缓推开门,里面一片漆黑,慢慢的才有了光,我看到一个人,是丁立。他在这干什么,我刚想凑上去,只见他一抬手,手里握着一把明晃晃的匕首。他猛的向下刺去,我绕过复印机,看到那把匕首直挺挺的插在那个白衣女人的身上,这时候丁立像是发现了我,他瞪了我一眼,下一秒,那个被刺伤的女人也坐了起来,前面也是头发。我猛的坐起来,差点从椅子上翻过去,我惊魂未定,额头上全是冷汗,是个梦,真实的梦,我起身抓住西装,夺门而出,一秒钟也不想多待。

  这两天我被折磨的精神越来越差,可能十分可笑,可我决定找丁立谈谈。看他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我找了个大家都在的时间段,哪怕我和丁立谈崩,至少还有俩个人劝架。

  “丁立,你有没有女朋友?”我问。

  丁立一愣,说:“问这个干什么?”

  “我就无聊啊,随便问问,”我打了个哈哈。

  “丁立的女朋友可漂亮了,”温卫突然插进话来。

  “那丁立,改天把你女朋友,约出来见见,”我试探性的说。

  丁立淡淡道:“我们已经分手了。”

  “不会吧,这么好的女孩子,真可惜,”温卫惋惜道。

  “我们丁立可是大情圣,”黎家调侃道。

  我心里七上八下的,说:“怎么会分手了呢?”

  丁立双手交握:“性格不合。”

  “可以慢慢磨合吗,何必分手呢?”我问。

  丁立摇摇头:“我不想再谈论这个话题了!”

  丁立脸涨的通红。我怕他真要是生起气来,而我猜测又是错的,那以后就不好来往了。

  “都睡吧,都睡吧,”和事佬温卫再度出面。

  我在床上辗转反侧,将已知的信息一一拼接起来。我宁愿相信,那女孩是在向我托梦,一定是丁立杀了她。

本文是[民间鬼故事]亲情无价的所有内容,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收藏本站,谢谢!

(编辑:鬼阿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