蛤蟆精

时间:2016-06-24 09:16 栏目:民间鬼故事 作者:鬼阿嬷 阅读:

很久以前,清源镇有一户姓马的人家,是世族大家,亭台楼阁多如繁星,土地山林更是广袤。马家有五百亩上好的玉米地,是马家主要的粮食来源之一。多少年来,这片玉米地产量丰高,马家把它视为根基之地,固家之源。可是,自从五年前起,这片上好的玉米地,一到快要结玉米棒子的时候,总是被狂风冰雹夷为平地。如果只是偶尔的年份,那自然没什么奇怪。奇怪的是,年年如此,更甚至,那些狂风冰雹就像长了眼睛一样,专门瞅着马家的那片玉米地打。由于年年如此,村民们开始议论纷纷,有人说,一定是马家做了什么缺德事,才会招致老天爷的憎恨;也有人说,一定是马家的前辈人干什么勾当,才会祸及子孙;更有人说,马家的祖上是杀人如麻的刽子手,他们家钱财都是用人头和鲜血换来的……反正,村民们议论的都不是什么善言。马老爷道德高尚,心地善良,哪里受得了这等流言蜚语,他常常思考:我一生没干过什么坏事,妻子儿女心地善良,为什么老天爷总跟我过不去呢?又是一年玉米生长的季节,嫩绿的玉米杆子已经高过肩膀。马老爷走在玉米地里,看着水绿的玉米,自言自语:“玉米呀!你们能告诉我,为什么年年遭殃?老天爷呀,要是我马家干了什么坏事,你又何必惩罚这些玉米呢?这些玉米都是无辜的……”正当马老爷自言自语的时候,原本万里无云的天空,忽然雷声大作,乌云四起。还没等马老爷反应过来,鸡蛋大的冰雹就像机关枪一样,从天而射落。马老爷赶紧躲在一块巨石下面,这才躲过一劫。冰雹过后,马老爷起身看去,五百亩玉米又被夷为平地。令马老爷气愤的是,别人家的玉米却没受到一点伤害。马老爷气愤的回到家里,对着老婆、仆人、丫鬟,发火道:“气愤呀,气愤!造孽呀,造孽!别人家的玉米丝毫未损,我马家的却夷为平地!你们告诉我,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仆人丫鬟谁也不敢说话,过了许久,马夫人才说道:“又不是仆人丫鬟们干的,你发什么火呀!再说,你发火有用吗?发火也解决不了问题!咱们应该好好想想,该怎么做,老天爷才会高兴!”马老爷无奈的吞了一口气,道:“我不是心疼那五百亩玉米,而是气愤那些流言蜚语!”马夫人说道:“我知道你气愤什么!但是,谁让老天爷跟我们马家过不去呢?”一个叫春桃的丫鬟看见主人如此焦急气愤,心中也感到很难过,她想了想,大着胆子,道:“老爷,我有些话,不知当讲不当讲!”马老爷一直都很喜欢春桃,他看了看春桃,道:“当讲无妨,老爷绝不会怪你!”春桃说道:“依我看,我们家的玉米总被冰雹夷为平地,并不是老天爷要惩罚马家!”马夫人问道:“不是老天爷,那是什么?”春桃说道:“马老爷心地善良,品德高尚,是一位大善人。老天爷怎么会惩罚一个大善人呢?我觉得,咱们马家一定是惹上了什么妖怪,才会连年遭此横祸!”马老爷觉得春桃说的有道理,但是又弄不明白,马家如何会招惹上妖怪,以致连年遭殃。春桃接着说:“老爷,我听说赵家山上有一个道观,里面住着一个老道长,武功和法力都很高强,何不派人把他请来看一看呢?或许,老道长来了,一切问题就会迎刃而解!”马老爷和马夫人都很赞同春桃的看法,他们派了一个男仆,去赵家山邀请老道长。三天后,老道长来到马家。马老爷把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老道长捋了捋长长的胡子,想了想,道:“带我去看看那片玉米地。”马老爷领着老道长,在玉米地四周转了一圈后,道:“那畜生到别处去了,今年已经来不及了!要收拾那畜生,非等到明年不可!”老道长走了,临走的时候说:“等明年玉米生长的季节,我再回来收拾那作恶多端的畜生!”次年,又是一个玉米生长的季节。老道长来到马家,吩咐马家的男仆们准备好刀枪,随时等待他的吩咐。每晚,三更时分,老道长都要站在大路上,朝那片玉米地凝视一阵。一天,天空晴朗,老道长突然吩咐马家的男仆们,带上刀枪,跟他一同到玉米地里埋伏起来。老道长和马老爷领着手持刀枪的家仆,静静的埋伏在玉米地里。原本,万里无云的天空忽然乌云密集,狂风四起。老道长手搭凉棚,看着翻滚的乌云,道:“那畜生来了!大伙跟着我,千万不要打草惊蛇!”大伙手持刀枪,跟在老道长的身后,朝玉米地的中心靠拢。当大伙靠近的时候,只见一个白头老翁,手持玉简,跪在一张石桌上,口中振振有词,正对着天空扣头礼拜。白头老翁每扣头一次,乌云和狂风就增加许多。老道长忽地跳出去,站在老翁面前,骂道:“大胆畜生,竟敢作恶多端!”白头老翁吃了一惊,想跳下石桌逃跑。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只见老道长把一张驱魔降妖的灵符扔出去,定在白头老翁的背上。白头老翁挣扎着,身上开始冒烟。老道长又扔出一张灵符,定在白头老翁的头上,道:“妖孽,还不现身?”

本文是关于“蛤蟆精”的全部内容,更多民间鬼故事资讯的相关内容,欢迎关注收藏!

上一篇:老屋棺材

下一篇:魑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