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火

时间:2016-10-20 16:48 栏目:民间鬼故事 作者:鬼阿嬷 阅读:

老家的房子要拆了,已经空置了多年,拆掉前茉莉想再去一次,最后看看童年时代度过的乐园。乘火车,再乘客车,最后在镇上租了辆三轮的拖拉机,载着她和两个孩子,前往老家所在的村子。村子里大部分的建筑物都是长期空置无人照管着,长满杂草,一片破败的样子,唯一还有点生气的是村子头的一栋二层小楼,是种田大户青才家的,农忙的时候会来住一个星期左右,然后回镇子上长期住着,隔一个月回来一趟,看看屋子漏没漏雨水,门窗是否完好,打扫掉院子里的枯叶杂草。茉莉带着两个孩子进村,经过青才家的二层小楼,赶巧院子里有人,敞开着院门,站出来,叼着根烟准备用打火机点着:"哟,这不是茉莉吗,有二十多年没见了吧。"是青才本人,和茉莉是发小。"是啊,二十多年了,自从村子里闹出来一场火后。"青才本来有笑容的脸僵了,低下头,啪嗒啪嗒的打了几次火石,才打着了打火机,闷头抽着烟,茉莉知道,僵下去也没意思:"不耽误你的时间了。"她带着两个孩子走到了村子的另一头,那里有一片面积很大的院子,里面的房子虽然是平房,但是建造的高大,是前朝遗留下来的老房子,是村子里最古老的建筑物。茉莉小时候最喜欢呆在老房子的屋檐下,听当时还在世的祖母讲故事听,老房子年久没有人居住,也没有人定期的来照看,院子里的杂草半人高,茉莉带着两个孩子趟过杂草,走进了没有锁门的屋子里,比外面阴凉,走进了空调房间里一样,还有简单的几件家具留在屋子里,她动手搬了两张椅子,搬到了屋檐下,一张给大孩子坐着,一张自己坐了,抱过小孩子,坐在自己的腿上,给他们讲村子里闹出来的一场鬼火。"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村子里的两户人家为了占一片田地的你多我少争吵了起来,语言冲突很快就在酒精的驱动下升级了,动起了拳脚,其中一户,是青才家,在群架中因为人数偏少而落败,觉得是吃了大亏,电话喊回来了在城里打工的儿子们,聚集齐全了,人手一件武器,杀到了因为打群架吃亏了而仇视起来的茉莉家。械斗从村子里打到了村子外面的田地里,不仅仅是两户人家之间的争斗了,村子里沾亲带故的人家也参与进来了,打到村长已经控制不住场面了,报警了。接到报警的镇派出所,出动了所有的警车,一路鸣笛,呼啸着冲进村子,见到挂彩的就控制住,其中重伤的,送进镇上的医院,轻伤的,在村卫生所里做过包扎处理后被警车送进了拘留所内。青才的爷爷因为腿有残疾,又在群体械斗中没直接参与,只在旁边助阵叫骂,就没有抓他去拘留所,让他准备一笔钱,为已经关押进拘留所的儿子们缴纳罚款,不然,案子就由民事纠纷改断成刑事犯罪,要坐牢。青才的爷爷又气又急,不平衡,茉莉家的人除了还是小学生的茉莉,其余的都躺在镇上的医院装死,没有一个受到关押在拘留所的处罚,倒是他的几个儿子们,全都进了拘留所被关押着,警察说过,交罚款,就立刻放人,不交罚款,就不是拘留十天半个月可以解决的,能够升级,判坐牢,至少坐一年。青才的爷爷憋着一股怨恨,发了狠劲,瘸着腿,提着锄头,让青才举着手电筒照明,深夜出门,到了村子外面的坟地里,亲自动手刨了茉莉家的一座坟,刨平了坟包,刨的棺材露出了土面。天亮后,坟被刨了的事件被发现,本来被警察进村抓走一批械斗的积极分子而平静下来的村子,再次的掀起风浪,这次不再是活人之间的械斗了,还把死后埋葬多年的死人牵扯进来。闹腾的结果,坟地里所有的坟包在一天之内都被刨平了,棺材被暴露在土层外,有的棺材板薄,又加上年代久远,腐朽了,一锄头下去,棺材被锄破了,里面的骨头经过白天的日晒,夜里冒出了蓝色的磷火,青才的奶奶看见后受到了刺激,当场就疯了,叫喊着:"回来了,他们回来了。"跑回村子里,青才的爷爷瘸着腿,由青才举着手电筒照明,追着一路疯喊疯叫的她,追进了村子,追回了家,却是院门上了锁,听见了青才的奶奶仍在院子里疯喊疯叫的,想翻过院墙,爷孙两个都办不到,一个是腿瘸,一个是小学生,是住在隔壁的村长,听见了喊叫声出来查看,见到青才的爷爷,气恼他的不省事,一再的挑起事端,但不能放任着发疯的病人不管,从家里搬出来梯子,架到院墙上,登了上去,探头看了一眼,从梯子上滑了下来。"鬼火。"说了这两个字就晕了过去,附近聚拢来的村民们七手八脚的把村长抬着送去卫生所,有好奇的,就登着梯子上院墙,想知道是什么把村长给吓晕了。"鬼火!"喊了一嗓子,话音没落,人连同梯子一起向后仰倒,砸在了来不及避让的人群中,响起一片叫骂声和哭嚎声,院门在这一片混乱中从里面打开了,青才的奶奶从院子里走了出来,全身被蓝色的火焰包裹着,是没有热度的鬼火,没有人敢阻拦她的去路,看着她在村子里慢慢的走着,一个接着一个浑身被鬼火包裹的人出现,失去了魂魄的躯壳一样,在村子里慢慢的走着。天色泛起了灰白,村子里的公鸡打鸣了,徘徊在村中的失魂者们,才停下了脚步,包裹住身体的蓝色火焰熄灭了,化成白色的烟雾,缭绕的升上半空,消失了,被抽离了支撑力的身体瘫软在地,陷入了昏迷中。卫生所爆满了,抬给村医救治的人躺满了卫生所,都没地方站脚了,仍陆续的有昏迷的人被抬了来,昏迷了半天后,才渐渐的全部苏醒过来。在卫生所治疗了半天后人群才一个个的醒了过来,可是说到那没有热度的鬼火,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怎么产生的,更没有人直到它为什么会出现在了村子里。只不过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敢去刨坟,鬼火也再没有出现过,传到我们这一带的时候我们只当作是饭后闲聊,毕竟我们也没有真正的见过鬼火……

本文是关于“鬼火”的全部内容,更多民间鬼故事资讯的相关内容,欢迎关注收藏!

上一篇:棺材里葬品

下一篇:鬼不好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