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滴血的窟窿

时间:2020-02-14 12:08 栏目:民间鬼故事 作者:鬼阿嬷 阅读:

民间鬼故事

  忙碌的一年将要结束,新的一年将要到来。每年的春节前后,各地都会迎来一波又一波的春运高峰期,这也是春节前最先令人震撼的画面,而在外地读大学的小陈也赶上了春运拥挤时段,其实学校一早就放假了,他要是提早些日子回家,也就能轻松些,可不,放假后的他,还是热衷于继续留在学校学习,而待到了这春节前两天才动身回家,辛亏学校离家不远,几个小时也就能到家了。

  虽说才几个小时的车程,但是路途的奔波,也使他疲惫不堪。这也晚上的九点多了,一下了长途汽车,他便带着浓浓的困意立即截了一辆计程车,此刻,他只想能快点回到家,哪怕只是在家里坐下,喝一杯热水也是很令人抒怀的。

  小陈坐在计程车的后座,任管它穿过大街小巷,红灯绿灯,他都已经毫无心思理会,只是静静地等着,等着看到那熟悉的街道。想起回到家,可真令人兴奋,一年不见,不知道附近的邻居是否有什么新鲜的话题呢。小陈住的那一片区域大部分都是私人屋,以前每值炎夏,大伙们吃完饭都爱坐在一楼的门前扇着扇子闲聊着,所以邻居则成为了生活上成天相对的老朋友。

  想着想着,小陈就已经准备要到家了,因为住的地方不在大道上,而是一些窄窄的小巷,所以他不得不下车,而自己拖着重重的行李,吃力地拖拉着前行。

  此时天都已经黑透了,而小巷里路灯也不多,并且它们都隔着很远,但是小陈可是在这里长大的,正所谓闭着眼睛也能走回家的他根本不在乎这些。

  而他正怀着兴奋的心情边走着边看看两边那些跟自己相处了二十年的房子,那是小张家,那边的就是李婶家,李婶此刻应该在看电视了,电视声还是蛮大的,小陈稍微还是能听得清楚,再前面的就是黎叔家了,黎叔最喜欢喝酒了,而此时,应该在跟二叔喝酒呢,稍微听见几句带点醉意的话语,想着想着,小陈就微微的笑了几下,不是在取笑别人,而是又回到了那个从小长大的地方,不禁令人想起那幼稚的当年。.突然,小陈定住了,像被点了穴般死死地看着右手边那郑姨的家......

  “郑姨家怎么没人了?”小陈疑惑地吐出几个字。

  记得去年过年时候,郑姨还跟她孩子到自己家拜年,两家人相处得非常融洽,现在郑姨的孩子也该八岁了吧!可是眼前那郑姨的房子却灰尘密布,那木门则被一条生锈的铁链草草锁上,门上,窗上都是蜘蛛网......似乎许久没人打理了,而最令人心寒的就是那玻璃窗上居然有一大块窟窿,似乎被什么硬物撞破,例如球体之类的,不得而知了。

  正在疑惑中的小陈,突然听见“咕噜咕噜”几声,原来是自己的肚子饿得已经打鼓了,才反应过来要赶紧回家才好,父母都等着开饭呢。再说,今天的重点就是赶紧回家,想到这里,小陈便加快了速度。

  回到了家中,父母立即嘘寒问暖了几句,又说小陈似乎瘦了一些,看到父母一贯体贴的神情,在外生活了许久的小陈心也暖了起来,然后一家人团团圆圆地吃过了晚饭,母亲就给小陈准备了毛巾牙刷之类的日常用品,而小陈则想着上网看看今天的资讯,一开电脑,便许久也停不下来,尽管白天的奔波劳累也不能使小陈步入暖床。

  几个小时过去了,小陈才意识到父母已经在很早前跟自己道过晚安了,而他则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四点多了,没看时间,似乎还不觉得劳累,一看时间,则体内细胞都在使劲劝说着要休息了。

  整整一天的劳累使小陈一趟下床便呼噜不停,当他睡醒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似乎这漫长的白天觉并没有完全消退疲劳,整个人还是有点昏昏钝钝。

  简单的洗刷之后,妈妈给他热好了午饭,也唠叨了两句便上街买菜去了。而吃过饭的小陈,则又回到房间继续上网浏览着,这一开电脑,不知不觉中又度过了几个小时,直到......

  “铃......铃......铃”一阵电话铃声响起,小陈无意识间接听了电话,原来是一些要好的高中同学,并约他待会去卡拉ok。

  “现在?现在才几点啊!”小陈抱怨道,便看了一下时间,原来都六点多了。

  “好吧好吧,就到。你们点好红酒等哥来吧。”小陈觉得既然自己三点多才吃的午饭,现在也没法再吃晚餐了,所以直接出去玩就是了,便答应了。

  能与昔日的同学,好友同聚k吧确实令人兴奋,籍着房间内暗淡的灯光以及魂动的音效,你一首,我一首,甚至到了最后,大伙都喝得有点醉意的时候,便疯狂的抢着麦就是一阵狂吼,玩得确实痛快,可是痛快过后,小陈觉得累了,而这时也已经一点多了,便跟朋友道别打车回家了。

  不久,带着醉意的小陈又回到了家外面的那条小巷子,想着刚才k吧里面那些令人开怀的画面,不禁令他狂笑几下。

本文是[民间鬼故事]滴血的窟窿的所有内容,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收藏本站,谢谢!

(编辑:鬼阿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