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玫瑰花的葬礼

时间:2020-02-07 11:40 栏目:民间鬼故事 作者:鬼阿嬷 阅读:

民间鬼故事

  妍和薇是闺蜜,妍有个帅气多金的男友凯,而薇则一直单身。妍和薇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妍特别喜欢玫瑰花,那火红的颜色就像热恋中的炽热的温度,所以她的房间里都是有关玫瑰的东西,角落也都摆放着红色的玫瑰。相反,薇则喜欢茉莉的清新淡雅,她的房间里大多是纯白色的布置,床头柜上摆放着白茉莉,漾着茉莉花独特的味道。

  妍有些烦闷,凯已经有五天没有送来玫瑰了,以前可是不管风霜雨雪他都会送来的。妍觉得身体有些不适就请假回了公寓。到达最后一个转角的时候,她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赶往公寓楼,手中还捧着一束茉莉。是凯!妍不安地赶紧跟了上去。凯进门已经有10多分钟了,妍还在犹豫是否要进去,万一,他和薇…“不会的不会的,”妍低喃着,但还是轻轻推开了门。薇的房间紧闭着,妍浑身颤抖着靠了过去,门的那边传来薇的娇喘与呻吟,还有凯时不时调情的话语…妍的拳头越攥越紧,用备份钥匙打开了薇的房门。

  见到来人是妍,薇和凯马上分了开来,薇马上用被子裹紧了身体,瑟瑟得躲在凯的身后。妍绝望地看着这一切,万一成了现实。“薇,没想到你看起来清纯,却还是当了小三!”妍有些声嘶力竭。而后,又转过头对一脸冰冷地看着漠然的凯,“

  “什么时候的事?”凯不作声,取出一根烟抽了起来。“呵呵…哈哈哈…”妍眼里漾着泪花,向后退去,“你们好样的!”话毕,人就被拖鞋绊了一下,妍惯性地倒向薇房里的荆棘墙。力道之大,那尖锐的装饰荆棘已经刺中了妍的太阳穴。妍就这么以倾斜的姿势,愤怒绝望的心情没有了呼吸。血流如注,顺着墙,滴在了地板上娇艳的茉莉花上。白色的茉莉瞬间化成了红色的玫瑰。艳丽且幽怨。

  薇吓呆了,屏住呼吸动也不敢动一下。凯则灭掉烟蒂,上前把妍的眼睛盖上,并把她的尸体放在了地板上。那一个血窟窿正朝薇的方向“怎么办…?”薇用细小的声音问道,满脸的惊恐。“送医……”凯笑了,“不然等警察查人口查我们这来?你先打扫吧!我这几天搬过来。”

  医院内:一个医生从手术室里出来,深感遗憾地说:“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不!医生!请你再救救她!”凯声泪俱下,眼睁睁地看着盖着白布的尸体送入太平间。

  医生摇摇头:“节哀顺变吧。”等医生走后,凯抹干了脸上的眼药水,干笑一声,走出了医院。

  夜晚,静寂的可以。在一番鱼水之欢后,两个人相互依偎在对方怀里睡去。月光照不到的地方,新换上的茉莉从花萼到花瓣上缘渐渐变成了红色。花蕊部分还吐着红色的液体。“薇…你为什么不愧疚…凯是我的啊…就算我死了…你们何必当晚就那么缠绵…”妍的声音从天际传来似的空灵,却那么清晰…

  “妍!”薇一个颤栗坐了起来,打开台灯,整个房间铺满了血红的玫瑰花,到处充斥着妍的轻笑声。“妍,你别找我别找我。”薇瑟缩在一个角落里无神得反复念叨。

  “是么?”薇往声音的方向探去,枕边人哪里是凯,分明就是脑门上有个血窟窿的妍。薇惊叫一声昏死过去。“凯,你为什么不要我了…”朦胧中,凯听见一个女子的低泣声。依稀可辨,是妍。“妍…”

  凯停顿了一下,瞅着面前的妍,像过电一般瞬间清醒了,“你不是已经…”

  “我当然不是人!”妍打断了凯的话,冷哼了一声,“托你们的福。”

  “薇!醒醒!”凯推着身边的女人,感觉不对啊!薇的身体怎么会冰冷的!凯心悸地转头,这明明是妍啊!一双玫瑰色的瞳仁就那么定定地看着凯。凯颤抖着抄起床头柜上的小刀奋力往妍的心脏一扎!被褥被染成红色,像是大朵大朵开放的玫瑰花。轻笑声消失了,妍消失了。薇被剧痛痛醒时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一幕,心爱的男人竟然杀了自己!

  凯惊慌了,“这究竟怎么回事?是你吗?妍。”他跑进卫生间用冷水让自己清醒“是我!”妍好像知道凯的心中所想,镜子里凯的身边出现一个无比娇艳的女人,应该说是女鬼。她身着红裙,一边的太阳穴里戴着一圈的玫瑰花夹。红色的嘴唇轻嚅着。只是下身是像树那样粗壮的根!

  “为什么要夺走我最好的朋友,为什么背叛我,为什么?!”突然妍的眼睛一睁,怨气猛地爆发出来。卫生间的地板开放着玫瑰花。

  妍巧笑倩兮:“凯,我很爱你。不过就是因为你和薇的背叛,我才会变成这样。你和薇都是我葬礼的祭品!”妍下体的根部快速延至凯的脖颈,看着面无血色的凯,妍凑近,轻轻地吻住了他的唇,,根茎缠上了凯的脖颈。“咔!”地一声,凯失去了生息。而妍悲哀地看着一切…玫瑰花瓣漫天飞舞。

  第二天,薇和凯的尸体被发现,各大媒体都在争相报道。电视墙前,一名衣着时尚的女人,摘下了墨镜,她嘴角莞起不易被人察觉的弧度,玫瑰色的瞳仁在阳光下闪着妖异的光。

  【作者的话】小翼初步尝试写鬼故事,所以在故事情节的把握上肯定是不够老练精彩,希望大家海涵。此外,小翼身边最近小三频出。对此,我感到很厌恶。让小三飞!!!

本文是[民间鬼故事]玫瑰花的葬礼的所有内容,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收藏本站,谢谢!

(编辑:鬼阿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