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最后的末班车

时间:2020-03-30 10:06 栏目:民间鬼故事 作者:鬼阿嬷 阅读:

民间鬼故事

  徐海近来工作繁忙,白天在公司上班一直都忙个不停,一直到晚上十一点才能下班,大部分时人生是一种承受候都赶不上回家的最后一部末班车,所以经常只能走路回家。好在路程还不算太远,走路须花上四十多分钟才能到家,到家也车不多十二点了。半个月下来,徐海也慢慢习惯了,虽然压力很大,但一想到家里的老婆孩子,这点辛苦也就不值得一提,等经济成熟了就自己做生意,再也不给别人做工了。

  这晚徐海同往日一样,十一点下班。走在回家的路上,路上一个行人也没有,偶尔有几辆小车匆匆开过,风呼呼的吹的路边的树叶莎莎作响,徐海打了个冷颤,搓了下双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点着了抽一口。正当他走着的时候,后面的灯光照了过来,映出的长长影子。

  徐海回头一看,是公交车,徐海纳闷了,奇怪了,往日我走的特快才能勉强赶上最后一班车,今天走了有一段路程了怎么还有一班车?难道是堵车迟到了?徐海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既然有车坐了那也是好事,管他那么多。一上车,看见公交车上空空如也,只有司机和售票员两个人,徐海想,最后一班车了,可能是没什么客了,就一屁股坐在了开后门的第一排座位。售票员慢慢走过来低着头不说话,徐海就说:“到西街路口,”徐海知道这段路程的车费是两元,便给了两元过去,可奇怪的是那售票员没给车票,拿着钱好像犹豫了一下就什么也不说,低着头转身走到了司机身边的位子做了下来。

  一路上,徐海透过车窗看外面。外面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就连平时能看见的路灯也看不到,车上司机和售票员一直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车上的提示音也没报站名,这让徐海有点盲目了,看看手表时,徐海惊讶道:“我靠都坐了十多分钟了,以前都只需要五分钟就到了的。”

  徐海起身喊道:“司机,现在到了哪里了?是不是过站了,怎么那么长时间还没到啊?”司机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保持现状的开着车,徐海有点生气,于是气冲冲的跑到司机和售票员的身边说:“我问你到哪了?怎么不回答我?”司机和售票员还是不说话,售票员低着头,头发挡住了脸,司机目不转睛的看着前方,无任何表情,徐海看了下前方,呀,这条路根本不是回家的路,而是一条通往山上的山路,徐海急了,骂道:“你开的什么车啊,这是哪里啊,我操我还要回家呢,”边说边拍了下售票员的脑袋,突然这么一拍,那售票员的脑袋居然从身上掉下来了,这让徐海吓得大叫,可是没用,这时才看清楚,那售票员的脸,不,是根本没有脸,眼睛、嘴巴、眉毛、鼻子都没有,而是和皮肤一样。

  这样徐海大惊,莫非今晚遇到鬼了,再看看司机,却还在坐着开车子,徐海壮着胆子,跑过去拍拍肩膀,突然司机也被跟个菩萨一样的拍倒在地,但车子却一直没停过,还是继续开着,徐海走到车窗,拿出紧急逃生锤狠狠的敲玻璃窗,但不管多大力敲,玻璃却完好无损。

  徐海移开司机,自己坐在驾驶座上,放了空挡踩住刹车,但车丝毫没有减速,最后一把制动杆提了起来也不济与事,这可怎么办啊,这车好像是被别人操控着一样,根本停不下来。就在这时车停下来了,门也自动开了,徐海下了车,看了看四周,全是坟地,徐海吓得两腿直哆嗦,这三更半夜的来到这鬼地方,谁都会感觉背脊冰凉,不知什么时候,后面的车上的司机和售票员又复活了,司机脸色苍白,眼睛带有血色直直的看着徐海,伸直了手,慢慢的朝徐海走了过来,售票员跟在身后,手上提着自己的头,也正慢慢的移向徐海。

  徐海大叫,转身就跑,可是不管怎么跑也跑步快,都离他们只有一步之远,徐海没命的跑这,跑了一段路,前面的悬崖峭壁,再看看后面,他们就很快要追上来了,徐海想:“这次我算是完了,”便一闭眼,纵身一跳,就跳下了悬崖,就当他跳下了后,徐海从梦中惊醒了,喘着粗气,身上汗水直冒,在他身边的老婆,也被他这样一起身吵醒了。对他说:“老公,你做噩梦了?”徐海点点头,老婆安慰道:“老公,一定是你这几天太累了,所以才会做噩梦,我去帮你倒杯水。喝口水就没事了。”

  凌晨,徐海上班之际看到去往公司的公交车开来了,却迟迟不上车,心理还是想着昨晚的那个噩梦,今后,徐海买了辆助力车,每天自己骑车上班舒服多了。

本文是[民间鬼故事]最后的末班车的所有内容,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收藏本站,谢谢!

(编辑:鬼阿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