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奇案1

时间:2020-03-30 10:06 栏目:民间鬼故事 作者:鬼阿嬷 阅读:

民间鬼故事

  军中怪病

  最近朝廷在西南的战事吃紧,朝廷临时征兵,百姓一片哭天喊地。

  多数中原的士兵都忍受不了西南的湿热环境,纷纷一病不起,甚至有人说他们是中了蛊术。朝廷十分重视,所以特意拍了太医前往西南军营,希望可以医治士兵们的病症,尽快返回战场。

  陆恒正是这次被派出去的太医。

  太医院的太医们都安逸惯了,哪里还受得了这样长途的颠簸。倒是陆恒一直就是个欢脱的性子,得知有这样的机会,忙不迭的毛遂自荐,说希望可以为朝廷尽力。

  其实尽力是次要的,关键是能出京城玩一玩才是真的。天天闷在太医院里,陆恒觉得自己都要长毛了。

  况且陆恒学医的时候,因为感兴趣,曾经专攻过毒蛊一途,也算得上是颇有造诣。这次的病症不是正好撞在了枪口上么。

  只是出城的时候,来送行的太医院院正有些不放心,西南的局势紧张,陆恒又是初生牛犊不谙世事,怕他办不成事儿反而惹祸。陆恒满不在乎道:“院正您放心,轻重缓急我还能分的清楚。”

  马车摇晃,陆恒坐在车里翻看着西南传回来的医案。先是一个士兵病倒,继而是一个军帐,最后是全营。这看起来怎么那么像瘟疫呢?可是如果真是瘟疫,军医应该会如实上报的,为何只说是水土不服呢?陆恒心里一肚子疑惑。

  毕竟涉及到战事,军情大如天,就算陆恒再贪玩也不敢在路上耽搁。终于在几日之后,马不停蹄的赶到了西南战场的军帐之中。

  这次带兵的元帅叫韩肃,是个中年汉子。这位韩将军曾经带兵大破北胡,算得上是朝廷的肱骨之臣。得知陆恒要来,竟然亲自站在帐外迎接,足见这次的病症有多让韩肃着急。

  “陆太医啊,我可算把你给盼来了。”陆恒刚下马车,韩肃就大步迎了上来。陆恒心里对韩肃是十分敬仰的,当下也不敢托大,忙回礼道:“下官不敢。师父常说,医者父母心,军中有疾更是牵扯国运,不敢不急。”

  韩肃还没说什么,他身边的一名军医打扮的老头嗤笑一声:“还医者父母心?年纪轻轻的还是先不要夸口,免得让人笑掉大牙。”

  陆恒的性子最是火爆,哪里能忍这些,刚要破口大骂,就见到一个士兵小跑过来:“将军,将军不好了,那边又有人发病了,这次好像比上次还邪性!”

  “邪性?”陆恒拉住那个士兵问道:“怎么个邪法。”眼前这个士兵也就二十来岁,没见过什么场面,早就吓得哆嗦了,结结巴巴的说:“那,那个人在地上打滚,说肚子疼,说有人在肚子里扯他的肠子。疼得他想要拿刀剖腹!”

  陆恒深深的皱了眉头,这真的是因为水土不服而导致的病症吗?

  细心探访

  西南边陲之地,多毒虫瘴气。中原人到了这里多有水土不服,也是常事儿。但是从没听说过水土不服闹得这么凶。

  人命关天,陆恒不敢耽误,带人忙忙的去了那病患的军帐中。一掀门帘,一股令人作呕的恶臭迎面而来,陆恒也不忌讳,只用袖子掩住口鼻,直接踏了进去。

  军士都是席地而睡。此时军帐之中只有几个人围着地铺上一个躺着的军士。有人端着热水想要喂他,那人显然腹痛难忍,只一伸手就将那人手上的碗扣在的地上。

  陆恒跨过地上的一摊呕吐物,快步走到那名犯病的军士面前,伸手搭在了那人脉上。韩肃和那个老军医一同进帐,那老军医见陆恒把脉,又不冷不热的说道:“脉象上看,就是瘴气入体。”

  老军医说的并没错,但是陆恒细细的翻看了地上那军士的眼睛和脖子,觉得又没那么简单。一旁又有一名军士小声嘀咕了一句:“太邪了,这是不是癔症啊?”

  韩肃板了脸怒斥道:“什么叫癔症!在军中不许散布鬼神之说,小心军法伺候!”那军士赶忙闭嘴。陆恒又看了看,才对韩肃说:&l别让你愚蠢的善良毁了自己的人生dquo;将军不要心急,一时半刻这病因不好找。这位军士就交给下官吧。”

  韩肃手里还有许多军务要处理,便让那老军医留下来给陆恒帮忙。老军医一脸的不情愿,陆恒看了心里有气,便将他打发走了。

  帐中这时只剩下了陆恒和那个病患还有另外一名留下来照顾病患的军士,唤作冯立。陆恒拿出金针为病患止了疼,这才把冯立拉到一边道:“我且问你,这次的病症最先发病的是谁。”

  冯立也是个年轻人,看到陆恒平易近人也放开了许多。他想了想道:“就在东边那个帐子里,是个小兵娃子,好像是叫小山。”

  “那此刻人还在么?”陆恒继续问道。冯立点点头:“那人发病后,那一个帐子中接连有十来个人一同发病。将军以为是瘟疫,会传染,故而将小山隔离起来。不过说来奇怪,这次的病症来势汹汹,却并没有一个人死亡。患者都是腹痛不止,再没有别的。”

本文是[民间鬼故事]奇案1的所有内容,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收藏本站,谢谢!

(编辑:鬼阿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