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九龙杯1

时间:2020-03-24 11:25 栏目:民间鬼故事 作者:鬼阿嬷 阅读:

民间鬼故事

  【楔子】

  “今晚,他会来!”

  “你说谁?”

  “嘘……你听,他来了……”从牙缝中透出一阵寒冷的嘘声过后,门外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如同微风轻扫落叶一般。

  “快去开门!”

  门分左右。

  “啊!”

  惨叫

  眼前一片殷红……

  【壹】

  阳春三月,天气渐渐的暖了。自从上元节和丫鬟婷雯赏灯时冲撞了洋人之后,父亲便不再让我走出这后院半步。依照父亲的话说,现在外面兵荒马乱,战事一触即发,如今朝廷懦弱的要命,纵容洋人在这城里为非作歹而不闻不问,像我们这种女儿家的,还是躲在府里不要出去的好。

  母亲早早的去世让父亲成了我唯一的依靠,我格外听从父亲的话,但自从父亲坐上了直隶总督的位置,每天忙得不可开交。府里没有了父亲,仿佛失去了一种威慑,每当我看到府里的下人们从我身后走过,我都能感觉的到他们正用那种阴冷的眼神审视着我,这种感觉越发的强烈,令我的心里十分不安,我觉得府里处处潜藏着危机。

  这种情况我同父亲提过很多次,父亲说这一切都是我胡生活不一定要有惊天动地的情节才叫精彩思乱想出来的,也难怪,父亲是一员武将,心思粗犷,后来他说要找一位郎中为我看看,是不是上次的事情受到了惊吓,当即就被我拒绝了。

  父亲的不闻不问一直持续到府里出了变故。

  那天早晨,婷雯去院子里的水井打水,竟然发现井水如鲜血般殷红,她急忙向父亲禀报,一个身材瘦小的家丁倒挂着下入井里,竟然捞出了一具无头的死尸!

  府里顿时乱做一团,外面的嘈杂声引我出门查看,那是我一生都无法忘记的景象,那尸体死状极其惨烈,头颅像是被生生扯断一般,脖颈处参差不齐的伤口已经被井水泡的泛白,婷雯和另外几个丫鬟只看了一眼,便将早饭兜肚连肠地全部吐出。

  那血腥的场面令我阵阵作呕,却怎么也没吐出来。忽然,我发现在人群外围的墙角处,他正默默地站在那里,眼神十分怪异,细看去,竟有一汪泪水噙在眼窝里。

  他似乎察觉到了我正在看他,急忙用衣袖抹了一把泪水,便同其他下人一道将尸体抬去柴房了。

  那尸体平躺在担架上,用一块白布盖着,他和另外几个下人抬着走出院门,忽然那尸体微微一晃,竟从一侧掉出了一样东西。

  待所有人退去之后,我走过去拾起了那样东西,轻抚去上面的泥土,我不由一惊,怎么是它?

  我急忙跟着前面的人走出了院门,刚要叫住他,把守在门外的刘妈拉住了我。

  “小姐,老爷吩咐过,您不能出去。”

  我看了刘妈一眼,她低着头,长长的头发盖住了脸,我却能感觉到,那茂密的头发后面,那双眼睛正像尖刀一样,直直地看着我,我不由得一阵发冷,我转身让婷雯关上了院门,走进了院子里。

  【贰】

  他叫荒夫,全名名望荒夫,是东洋人。

  十年前,父亲还在做镇海将军,在检查一批从东洋来的商船时,荒夫就躲在其中一个装布匹的木箱之中,当时商船上所有的东洋人都说从未见过这个孩子,并且拒绝带他回国,彼时荒夫只有十岁,无奈,父亲便将荒夫带回来府里。

  荒夫与一般东洋人并不相同,那时身材就十分魁梧高大,而且很聪明,来府上不过一年,便可以说出一口流利的中国话,和一个汉人已经没有什么两样了,父亲看荒夫是个练武的材料,便教他习武,还将他收为义子,随父亲姓“聂”,从这起,我们便以兄妹相称。

  开始时,我与荒夫的关系与普通兄妹无异,可渐渐的,我发现我对这位高大英俊的少年产生了别样的情愫,这一点我与荒夫心照不宣。但也许是身世的原因,荒夫很少主动找我,我又很难放下大家闺秀的颜面去找他,只有在夜里,大家都睡下之后,他才能偷偷潜入后院与我私会,可半月之前的一次约会,被父亲撞破之后,父亲便不再许我和他见面,他去跟父亲求情,反而遭到了一顿毒打。自此我们之间也只有靠婷雯传递书信,婷雯便成了我与荒夫的红娘。

本文是[民间鬼故事]九龙杯1的所有内容,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收藏本站,谢谢!

(编辑:鬼阿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