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鬼故事]城事诡记之变态嫌疑人

时间:2020-02-04 16:09 栏目:恐怖鬼故事 作者:鬼阿嬷 阅读:

恐怖鬼故事

    城东门,石板桥。
    石板桥不是一座桥,而是一个城中村的地名。
    石板桥城中村是这座城市的一块“夹缝地”,这种独特的地位和现象,已经成为了许多大城市进化中的必然,也成为了许多外来务工者的栖息地。高低不平的杂乱居民房,狭窄拥挤的大街小巷,脏乱无序的地面,以及南腔北调的男女老少,组成了这一特别的生活圈。
    过了城东门,走进石板桥,就像走进了这座城市的后背——后背,往往是难以清洁及触碰到的。临近年末,本应该是祥和的时间段,这里的空气里却充满了隐藏的危机。
    十二月的一个周末早晨,阴冷的天就像一座自然冰库,天空中弥漫着冻结的气息。
    石板桥五号巷子进口处的一处自建房院子里,房东徐婆婆打着呵欠走到了她家二楼出租房203室门口,敲了敲门,门内没有回应。她内心一阵嘀咕,这间房的租客已经超期三天未支付房租了,这几天从早到晚也没有遇到,按理在以往,这间房的租客都是提前或准时交租的。
    徐婆婆连续重重的敲了几下门,仍旧没有回应,就在她准备返回顶楼自家房间拿备用钥匙打开门看看情况的时候,她的鼻子却闻到了不一样的气味,这种气味她太过于敏感,让她想起了自己曾是屠夫的丈夫杀猪放血的时候的腥臭味。
    徐婆婆转身回房拿出了钥匙,打开门,屋内的景象让她膛目结舌,继而惊慌失措,她发出一连串的尖叫,继而昏倒在地。很快,这层楼的租客接二连三的打开了门,他们围拢在203室门口,可当他们看到室内的场景时,同样惊慌的失声大叫起来。
    这间房,就像是一层阿鼻地狱。
    屋内窗户紧闭着,拉上了窗帘,血腥与死亡的气息向外涌动着。死者是一名女子,呈大字型躺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闭着眼表情平静无明显的痛苦之色,面部被利器无规则的胡乱划破了几条深深的伤口,绽开露出暗红色的肉,脸上涂满了黑色的墨水,乳房双双被割掉了乳头部分,下身赤裸着,床单上凝结了大片的黑色血迹,衣服凌乱的扔在了地面上……
    警察很快赶来,一番检验之后,确认了死亡时间是三天前的晚上,死者生前曾被性侵,但并没有发现凶手的精液及体液物质,死者体内含有麻醉剂等成分,可确认是在死者全身被麻醉之后失去意识后奸杀。同时警方也遗憾的发现,除了死者及进门口的房东徐婆婆和其他三户租客的鞋印及指纹外,并没有发现凶手的其他任何信息,
    一时间,警方一筹莫展。
    两天后,在警方仍旧束手无策的情况下,第二起变态奸杀案又发生了。这一起奸杀案的作案手段基本上与第一起相同,死者是晚上死在了自己家中的房子里,手段残忍血腥,全身麻醉,毁容、割乳、奸杀。

    就在警方手忙脚乱的时候,第三起变态杀人案又发生了。
    而这次不同的是,死者在死前被来访的女性朋友发现,但最终在救护车到达之前,失血过多死亡。
    这一次,警方获得了犯罪嫌疑人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第三位发现死者的女子交代,死者在死前断断续续的说出了几个关键词:男性、中等偏矮个头、皮肤偏黑、有胡子、短发。
    就在第三起变态奸杀案发生后,警方迅速的根据所掌握的犯罪嫌疑人的信息进行了肖像合成,告示张贴于全城大街小巷。自然,案发地的城中村也更加是重中之重。
    告示用白色的A3纸打印着犯罪嫌疑人的肖像,同时下面标注着这样一段信息:本市于半月内连续发生三起恶性杀人事件,受害者均为女性,警方已全力侦破中。犯罪嫌疑人姓名不详,男性,年龄不详,身高在160-170cm左右,短发、皮肤偏黑、蓄有胡须、夜晚作案。请女性市民提高警惕,切勿夜晚外出及逗留,同时请全体市民群众留心观察上述相貌特征者,一经发现及时与我市公安局联系……
    尽管媒体及警方对案发现场的场景进行了处理,但这三起案件的惨状仍旧被人传出。不多久,三起变态杀人案的各种小道消息迅速的在城中村传播开来,震惊了整个城中村,同时也让所有居住在这里的女性惶恐不安,人人自危。
    美菊就是居住在这城中村的外来务工者之一,凶案的发生让本就胆小的她更加的害怕起来。在此之前,每天都有男友陈浩与她一同上下班,而就在第一起凶杀案发生前,她的男友陈浩却出差去了外地。
    惨案发生后,经常加班夜归的美菊在公司女同事们的建议下购买了一瓶辣椒水喷雾剂放置在包里随身携带着以防万一。
    一连几天,纵使美菊准时下班,可到达城中村的时候却也已经是夜幕降临,这使得她更加紧张起来,整个人都变得神经兮兮的,走路不停的回头观望,遇到迎面走来或者是跟随的矮个胡须男子,她都时刻的警觉着,总感觉这个人有可能就是那个变态杀人狂,将辣椒水喷雾剂紧紧的抓在手中。

    为此,美菊已闹过了好几次笑话与误会。
    这天晚上,美菊又因为加班而晚归,到达回家的小街道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街上来来往往的大多数是男人,纵使有几个在街上的女人身边也是有着男人的伴随。就在走到距离出租房不远的街边转角,一个短头发皮肤黝黑留着些许胡渣的男子引起了她的警觉。
    昏黄幽暗的路灯下,男子躲在灯光外的范围靠着墙角抽着香烟,耳边带着耳机,看似在玩着手机,眼睛却又时不时骨碌碌的四处观望着,好像在挖掘或等待着什么。
    美菊的神经瞬间紧绷起来,她不敢随意走过去,而是选择站在另一旁悄悄的远远的观察着。
    视线里的男人似乎没有发现她的存在,并没有朝她看上一眼,但在美菊的眼里,这个男人越来越可疑,此时的夜间气温已经降到了十摄氏度不到,而这个男人却不顾寒冷的站在阴暗的墙角玩着手机,时不时的还四处观望着,十分可疑。
    难道他就是那个变态杀人狂,正在寻找下一个受害者作为猎物的男人吗?
    想到这里,美菊全身发冷,她不由自主的打了几个寒颤,手指按在了辣椒水喷雾剂的按钮处。
    美菊一步一步的慢慢移动着,她不敢明目张胆的看着那个街角的男人,只能用眼角的余光慢慢的偷瞄着。一步、两步、三步、四步、五步……,慢慢的离男人越来越远了,美菊的心却一刻也没有停下砰砰乱跳的节奏,直到快要接近自己所居住的楼房门口,回头一看,男子并没有跟上来,她才放开脚步疯狂的跑了进去。
    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美菊迅速的将门反锁,又将书桌搬到了门后面死死的顶住,纵使住在三楼,她也将窗户关上扣紧,将窗帘拉得密不透风。她很害怕,就连上床睡觉的时候也是开着灯的,打开了家中的电脑,放着电视,不停的给男友陈浩打着电话发着信息,询问着他什么时候能回到自己的身边。
    第二天,美菊的公司只上半天班,下午早早买菜归来的她又遇到了昨晚在街角的男子,这一次,男子坐在了距离街角不远的小卖部门口,仍旧玩着手机,仍旧四处观望着……
    白天里的美菊没有晚上那般害怕,虽然街道上的行人并不多。她匆匆的走过男子,而就在她匆匆走过的一瞬间,眼角的余光却注意到了那个男人抬头望了自己一眼,嘴角含着若有若无的笑。
    那种笑,在美菊看来,就像是猎人看到了猎物时候的阴笑。
    美菊匆匆的跑回家中,不顾上气不接下气的和昨晚一样,反锁了客厅的门,关严了窗户,拉上了窗帘,确保着自己的房子变成一个处处严密的空间。
    到了第三天,美菊实在受不了独自一人身处在让她时刻感到害怕而又紧张的环境里,她决定找来自己的同乡好友宋志同吃同住一段时间,等待男友出差归来。
    宋志住在离她并不算远的一座居民楼中,两人仅仅隔着一条街的直线距离。宋志是一个胆大又个性的女孩,与许多女孩子不同的是,医学院毕业的她,却从事了一个让许多人都目瞪口呆的职业,在殡仪馆里做着一名为死人化妆整容的美容师。
    美菊的请求宋志很快便答应了,两个女生同进同出,上班下班,买菜做饭。

本文是[恐怖鬼故事]城事诡记之变态嫌疑人的所有内容,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收藏本站,谢谢!

(编辑:鬼阿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