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馅

时间:2017-02-23 17:02 栏目:恐怖鬼故事 作者:鬼阿嬷 阅读:

王明在午夜突然被一阵咚咚咚的声响吵醒,这让他感到十分的愤怒。王明并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以前经常因为一些小事和邻居发生争吵,这也让他在原来住的地方遭到了几乎所有邻居的冷落和排挤,最终忍受不了的他选择了搬家。楼上咚咚咚的声响还在继续,那响声十分的有节奏,像是有人在一下下地用力敲打着什么东西。被扰了睡眠的王明此时怒气冲冲,起身就想要披上衣服去楼上理论。不过此时王明才想起来,这是自己搬到这里的第一个晚上,想到了自己在之前的住处与邻居的种种不快的过往,王明还是又将披上的衣服重新脱掉之后钻进了被窝里,用被子蒙住了自己的头想要继续睡。不过,王明没有想到,这咚咚的声响并没有被厚厚的棉被阻挡,依旧清晰地钻进了王明的耳朵当中。王明终于忍无可忍,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披上衣服,而是走到了暖气的旁边,愤怒的用手砸了几下暖气管。王明新住进的房子是典型的老式东北民房,所有人家都由锅炉房统一烧暖气供暖。每栋楼里面的暖气都是有水管相通的,在楼下敲击暖气楼上可以很清晰地听到,因此大家常常利用敲击暖气管的方式来提醒楼上声音过大。果然,王明用力地敲击了几下暖气管之后,楼上的咚咚的声响便戛然而止。此时,王明这才带着怒意倒回了床上继续睡觉。刚刚躺下还没睡着,王明便听到门外传来了一阵敲门声,这下王明有些怒了,披上了衣服都没有询问是谁便一把推开了门。楼道当中声控灯的灯泡也许是因为时间太久了,光线十分的微弱,并不能将狭长的楼道完全照亮。此时,王明看到,被灯光照得昏暗的楼道里正站着一个男人。这个男人十分的消瘦,脸庞棱角分明,昏暗的声控灯并没有完全的照亮他的相貌,使他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被黑暗吞噬了一部分似的。这个男人看到王明动作如此粗暴的打开了房门,似乎也有些愣住了,好像有一些不知所措的感觉。就在这时,王明看到他的是一只手里似乎拿着什么东西。就在对方看出王明注意到了他的手之后,还故意将那只手向后挪了挪,藏在了自己的身后。王明被这个人的举动吓了一跳,一米八几的他在这个消瘦的男人面前竟然感觉到了一丝恐惧。毕竟此时已经是凌晨以后,在这样的深夜一个看上去像是从恐怖片当中爬出来的陌生男人出现在他的门外,换做是谁都会有这样惊恐吧。王明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两步,与他拉开了一小段距离之后才终于勉强平复住了自己的情绪,有些结巴地张嘴问道:“你……你找谁……”就在王明的话音刚刚落下,楼道当中的声控灯突然悄无声息的灭掉了,整个楼道中一片黑暗,王名再也看不到那销售的男人。此时,王明有一种错觉,那个男人似乎已经趁着黑暗向他扑了过来,在他那只故意掩藏在背后的手中正握着一把刀或是斧子一类的凶器,向着自己的头挥舞了过来。王明吓了一跳,赶忙向后躲避,慌乱之中绊到了自己身后摆在门边的衣架,发出一阵金属碰撞声,这一声再次启动了声控灯。同样是那昏黄的灯光,灯光下同样是那个面颊如同刀子一般棱角分明的男人,他的位置似乎并没有移动过一般,看来一切都只是王明自己再吓唬自己罢了。“这里不是没有人住吗?”就在此时,那个男人突然开口了,他的声音十分的冰冷,不带一丝的情绪。“我,我今天刚刚搬过来的……”王明立刻回道,说话时还故意挺了挺自己的身子,不知道是在震慑这个神秘的来访者还是在为自己壮胆。“哦,对不起,我是你楼上的邻居,我不知道这间房子已经住人了,弄出了声音打扰到你请别见怪。”对方的语气依旧没有变化,仿佛是机器发出的声音一般,王明压根就没从他的语气当中听到有一丝道歉的意思。说完对方做出了转身要走的姿势。得知对方正是主宰自己楼上的邻居,王明的火气顿时就上来了,之前的恐惧也全都被这股怒火冲散,他想要上前一把抓住那个男人与他理论。不过随即,那个男人停住了要转身的动作,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缓缓地将那只之前试图掩藏的手慢慢地抬了起来。他的这个动作同时也让王明停住了接下来的动作,因为不知道他的手里拿着的是什么,王明甚至本能的向后闪了一下身子。这时,那个男人手中的东西终于从黑暗中被拿了出来,那竟然是一个装满了肉馅的塑料袋。肉馅十分的新鲜,似乎是刚切好的。“对不起,这些当做是像你道歉了。”男人冷冷地说完,不等王明回答,便将那一袋肉馅塞到了王明的手上,转身走向了声控灯之外黑暗处。王明再也看不见他,听他的脚步声似乎是上了楼梯。紧接着,声控灯再一次熄灭了。这时,看了看手里的一袋肉馅,王明才明白过来,原来楼上传来的咚咚的声响是剁肉馅发出的,不过为什么选择在深更半夜剁肉馅王明就不得而知了。他想要追出去把这些肉馅还给对方,不过此时楼道中早已没有了一丝声响,最终王明还是关上了门回去继续睡觉了。这一晚,果然那种声响没有再出现,第二天一大早,王明看着昨晚楼上那个奇怪的邻居送来的一袋肉馅,心道这个邻居虽然说话冰冷冷的,但是心肠似乎还挺不错,以后有机会可以多与这个人接触交流一下,免得再像之前一样在邻居当中一个朋友都没有。正好此时也到了早饭的时间,王明就用那些肉馅包了满满的一大锅馄饨。不得不说,这肉馅十分的好吃,肥瘦相间,瘦肉瘦而不柴,肥肉肥而不腻,与自己以往吃到过的那些肉馅完全不同,从口感就知道肯定不是在城市当中买到的那些催熟后又注水的肉。王明这一顿一直把锅里的唐全都喝光了才算完,肚子都被撑大了一圈,靠在沙发上享受地打着饱嗝。这肉馅实在是太过美味了,王明知道这肉的价格可定不会便宜,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好好的请楼上的邻居喝一顿酒才行,就当是拉拢一下邻里关系了。当然还要顺便问一下他是在哪里买到的这种肉。一天的时间转眼又过去了,王明晚上早早地便睡下了,直到午夜时分,王明在=又一次被一阵咚咚的声音吵醒。这声音与昨天的相同,但是声音小了很多,频率间隔也长了很多,能听出楼上的邻居是故意放慢了速度又减轻了力度,以免吵到王明休息。但即使是这样,声音依旧吵得王明难以入睡。王明想要再次敲一下暖气管提醒楼上,但是想到今天早上自己吃的肉馅,最终还是没有这么做。毕竟吃人家的嘴短,而且对方也显然是故意让声音压低了。忍一忍等他忙完了就过去了,王明心里想到。等了足足三个小时,那咚咚咚的声响依旧没有停止。王明的脾气终于再也控制不住了,披上了衣服便冲上了楼开始咚咚地踹起了自己楼上的房门。一直踹了很长时间,房门没有打开,倒是声音太大把对门的一个老大爷给吵了出来。老人劈头盖脸的训斥了王明一顿,说现在的年轻人没功德心,大半夜吵人睡觉。王明就一直听着,没敢顶嘴,就算他脾气再不好也知道什么人是自己惹不起的。终于,老人发泄完了怒火开始询问王明是怎么回事,王明就把这间屋子的主人半夜剁肉馅打扰他睡觉的事跟老人说了。老人听完王明的话直接摆了摆手:“你肯定是听错了,这房子的房主都死了两年了。”听了这话,王明心里顿时一惊,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了昨晚出现在自己家门外的那个消瘦的男人,如果真如这个老人所说,这间房子的主人已经死了两年了,那么这间屋子里为什么会在午夜传出剁肉馅的声响,那个男人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家的门外,他给自己的那一袋肉馅又该怎么解释……王明越想越觉得害怕,后背一阵阵的发凉,赶忙转头逃跑似的跑回了家。回到了自己的家中,王明才终于感觉到了一丝的安全感,好在此时天已经快要亮了,而且楼上那咚咚的声响也消失了。终于挨到了天亮,半宿没睡的王明再也没忍住倒头就睡着了,也许是这两天没有休息好的缘故,王明这一觉睡得十分的香,一直到楼上的咚咚声再次准时响起才将他惊醒。这次,声音似乎比昨天更加的小且慢了,但王明再也忍受不住了,直接拿出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以扰民为由控告了自己楼上的邻居,不管楼上住的是人是,都让警察来处理吧。很快,王明听到了警铃声响起,不久后楼上的声响便停止了。本以为能睡个好觉的王明没多久之后就被警察叫醒去配合调查了,直到这时候王明才知道,就在自己家楼上的房间发生了一起杀人碎尸案,凶手是已故房主的儿子,也就是自己见到的那个消瘦的男人。男人的父亲死后,房子一直空着,直到最近他杀了人之后才悄悄地回到那间屋子里处理尸体,因此邻居们并不知道那间房子有人住。王明住的房子在他住进去之前一直是空着的,并没有人发现楼上有问题。王明得知,警方赶到的时候,那具尸体已经被处理得只剩下一条大腿了,如果不是这两天凶手为了减小声音而放慢了速度,估计此时尸体已经完全被他处理干净了,到时候如果想要发现这起案件的难度就十分的大了。听到此处,王明想到了自己吃过的那一袋肉馅,当场便一口吐了出来。回到家已经是天亮之后,从来都没有失眠过的王明此时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王明就这样躺在床上,忍受着因为呕吐了太多次导致的胃痛,一直爱到了天黑依然没有一丝困意。就在这时,王明突然听到了一阵咚咚咚的声音响起……

本文是关于“肉馅”的全部内容,更多恐怖鬼故事资讯的相关内容,欢迎关注收藏!

上一篇:火葬场

下一篇:午夜旅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