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鬼故事]黑暗童话爱情之雪影树

时间:2020-02-04 16:09 栏目:短篇鬼故事 作者:鬼阿嬷 阅读:

短篇鬼故事

  童话般的爱情,谁都渴望,可是却不是谁都能得到。

  方雨是某高校的一名人人皆知的校花,出生高贵,是学校里人人都追捧的人物,自小想要的没什么得不到,所以对于别人要拼尽了也不一定能得到的东西她只要一句话她的父亲就能给她办到,这也使得她变得蛮横无理,目中无人。

  有一次放学后去参加她父亲办的一个晚宴的路上,看到某僻静小巷子里有棵很漂亮的树,白色的花儿,却每一朵只有一片花瓣,她觉得很是稀奇,从小到大什么样的东西她没有见过,什么东西她拥有不了,所以这一次也不例外。

  晚宴结束后她又在父亲面前撒娇:“爸爸,从小母亲就不在身边的我是您一直照顾长大的,儿女知道您非常疼爱我,把世界上所有的好东西都给我,加上女儿的生日快要到了,您,能不能送我一件特别的礼物呀?”方雨对着他的父亲眨巴眨巴那双水灵灵的大眼一脸乖巧的模样说道。

  “哦?什么样的礼物才叫特别呀?”他父亲笑着刮了刮方雨的小鼻梁宠溺道。

  “我想要一棵白色的只有一片花瓣的树!”对于父亲的笑她心里就知道自己是没有什么得不到,所以自信心很足地直接说出她想要的那份“生日礼物”。

  “好,你生日那天,爸爸一定会送给你你想要的那份生日礼物!”方雨父亲信誓旦旦地承诺。

  在方雨等待的漫长的日子里,学校的班级忽然转来一个新生,虽然长得不怎么样,但是学习成绩和班长那是不相上下。

  她是来自乡下小镇上的一个平凡的女孩,她叫晴晴,对人很温柔,她希望自己能给别人带来风雨过后的晴天,所以很喜欢帮助别人,从不渴望什么也从不想得到什么,只想自己身边的亲人朋友能够幸福,所以她一直以这个为目的地去做让别人快乐自己也快乐的事。

  渐渐的大家对她都有所关照,在学校里名列前茅的成绩获得了奖学金。

  有天放学路上,方雨在乘坐自家的轿车回家途中,看见晴晴在一条小巷转角处喂流浪小猫,方雨很不屑地说了一句:“野孩子!”

  晴晴大概是用自己的奖学金在喂养那群可怜的小猫。

  每间学校里都回有风云人物,当然这也不例外。在别人眼中,鼎鼎有名的方家小姐方雨和同班班长杨千皓是最适合的一对,一个家财万贯貌美如花,一个风度翩翩成绩优异。可偏偏杨千皓就是对这样看似完美的女生不来电,反倒是一向朴素有礼,助人为乐的晴晴常常惹起他的注意,他眼中看来,这个文静的女孩很不一样,她不会为了追名逐利去巴结有钱的同学,对每个人都是一样亲和的态度,从骨子里发出的真实感,他好奇这个时代居然还有这么单纯的女孩。

  今天是周五,上完课放学后晴晴跟往常一样提着自己的包包带上基本的复习书就出校门往家的方向走了。杨千皓和几个玩得要好的朋友在街边的奶茶店坐着,忽然眼前走过晴晴的身影,他一别朋友急忙地跟在晴晴身后,悄无声息地跟随了一路,进了一间快餐店又出来,直到一个转角处,晴晴不见了,杨千皓匆忙过去一探究竟,竟然看到眼前这一幕:晴晴在给一位街边流浪、白发苍苍的老奶奶递去一份快餐,原来她不是自己吃的,而是专门买来送给流浪老人的,杨千皓看着晴晴的举动微微地笑着。

  接着她再转了一个拐角,进了一扇门。那是晴晴的家,门扇后是晴晴在对着什么说话:“我马上就去给你们弄晚餐,等一下哦!”话音刚落就紧跟着好几声小猫的叫声。

  杨千皓忽然听到身后有好多脚步声,赶紧找个地方躲了起来,就在晴晴家对面房子的一排高高的花丛中藏着。

  眼前脚步声走进,出现的是一群戴着黑色墨镜穿着一致的人,围在晴晴家门前,其中一个看似年长的敲了敲门。

  “请等一下!”里面的晴晴冲着门喊了一声。

  然后不到一会儿门开了,那群人中最年长的一个先开了口:“小姐你好,我家主人看中您院子里的一棵树,请你务必卖给我们!”年长的先带头朝着晴晴鞠了一躬,身后一个个戴着墨镜的也跟着鞠了一躬。

  “你们说的是哪棵树呢?”晴晴带着点微微的笑意很友好地问。

  “是那棵!”忽然墨镜人群中最年长的那个指着枝杈已经伸出围墙的那个只有一片花瓣的白花树。

  晴晴跟着看了一眼,脸上的友好立马消失了,换来的是一副为难的模样。

  “那棵呀,真的不好意思,真的不可以的,因为那是我母亲生前最喜欢的树,我不能卖,请你们见谅。”晴晴开始推辞,可是只见领头的那个年长的人冲身后一群看起来有力健壮的人一晃头,他们就冲进了晴晴家院子,两个人拦住晴晴,剩下的人就去挖那棵树。

  而躲在对面的杨千皓看到这一幕真的很想上去阻止,可是考虑到单凭自己一个人是抵不过那些人就没有出手。

  等那些人带着那棵单瓣白花树走了之后,晴晴家没了动静。这时杨千皓赶紧冲进去看看情况,只见她一人倒在地上昏了过去,杨千皓立马将晴晴抱进屋里,将她喊醒,晴晴一醒来看到一张陌生的面孔吓得怔住了表情,然后呆呆地问了一句:“你是谁?”

  他心里惊讶:不会吧,同班同学都不认识,读书都认真到这个境界了?

  “我是你同班同学,杨千皓,你好!”他一本正经的自己介绍到跟晴晴握了握手。

  “那你怎么会出现在我家?”晴晴不知道眼前的这个男生要不是因为对自己感兴趣而跟踪了一路还知道她昏迷说不定早就被坏人捡走不知做什么坏事去了。

  “我放学刚好路过,看见你昏迷在地上,所以就……抱你进来,你别见怪啊。”杨千皓肯定不会告诉她自己是跟踪她到家这种事的,不然他颜面都丢到宇宙银河系那儿去了。

  “这样啊,谢谢你啊,我不怪你”晴晴看起来心事重重的样子,一双细眉微微皱着,脸上的神情很是无光,便问了原因。

  “你,怎么了?看起来很不开心,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跟我说说,让我分担你的烦恼可以吗?”杨千皓很想知道为什么刚才晴晴死活不让那群人买走那棵树,是不是对她而言有什么重要的意义?

  “那棵树,那棵种在院子前的雪影树,是我妈妈生前最喜欢的,这是我和她留下唯一最美好的记忆,因为树开花的时候只有一片花瓣,也是白色的,很像天上飘落的雪,所以妈妈给树取名叫雪影树,这么多年来,我感觉就像是妈妈一直在身边陪着我,所以我从老家镇上搬来了这里上学,也带来了有妈妈身影的这棵树。可是,可是现在被一群坏人抢走了……”说着说着晴晴眼角划下一颗颗泪珠串子般晶莹的泪滴。

  杨千皓不知道原来平日里笑容一直挂在脸上的晴晴内心其实很脆弱的,没有亲人陪伴在身边的她内心能寻找快乐的需求就是帮助别人,别人开心了,她也就快乐了一分,脆弱的内心中其实多了几分坚强。

  “你放心,我会帮你找回雪影树的。”杨千皓对着晴晴很认真地说着。晴晴那挂满泪痕的脸上泛出一丝惬意,她认为只是杨千皓对自己的安慰,很感激他。

  对于杨千皓这样独一无二的角色身为方家大小姐怎么可能不关注呢?其实若如果只是单方面的话方雨是根本不可能回对一个只会读书的杨千皓感兴趣,而是据她所知他还有另一个身份就是某国企家的少爷,只是来这种地方体验体验自由自在的生活,只要能和他交往上那自己父亲的企业就会顺风顺水不少,所以方雨是下定了决心要钓上这条大鱼!

  时间久这么过去了好些天,今天是个不一样的日子,这对于一向高高在上目中无人的方雨来说,今天是她19岁的生日,她要在自己的别墅里举办一个隆重的派对,邀请全班同学去参加,当然也不会排除对晴晴的邀请,她要让晴晴看到她方雨没有什么是得不到的,无论是多么珍稀的东西还是他喜欢的人!方雨让晴晴知道,自己是无比尊贵的天鹅,而他只是一个落魄的丑小鸭!

  晚上,某处一幢挂满小彩灯围墙里的一栋别墅华丽耀眼,而更为令人赞叹的是别墅旁的一棵单瓣花瓣的树,在夜灯的映衬下显得尤其动人,枝杈曲折延伸好似一位着装淡雅的仙子在摆舞,跟这豪华别墅的风格相当不称。

  今夜的月光是多么的皎洁,晴晴穿着一身简单的轻雪纺半带裙参加了派对,她似乎是在场中最不一样的一个,同学们都是盛装出场,而她只是淡淡的犹如一朵平静的雪花落在这里。派对中同学们都在欢歌盛饮,而她被一样什么勾了神——那棵被单独植在别墅大门另一端的树。

  那是前阵子从自己家被抢走的妈妈留下的唯一记忆的雪影树!

  晴晴惊呆了,居然是方雨!是方雨抢走自己的精神支柱!

  她呆呆地走向树边,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仰头望着枝杈上那朵朵小小的白花,眼里闪动一颗颗光珠。

  注意到晴晴异常举动的方雨走了过来,炫耀的语气对着晴晴讽刺道:“怎么样,这是我爸爸送给我的生日礼物,世上最珍稀的树,她开的花很漂亮对吧,我看你连见都没有见过!哼,只要是我想得到的,没有什么是得不到的!有些人就是不自知之明,老是一副不知天高地厚的样子要演给谁看真恶心!”

  对于这些话晴晴并不在意,因为在晴晴心中母亲曾教导过要以平和的心态对待每个人每件事,这样自己就不会太难过了,可是此时的场景她再也忍耐不住了,泪水侃侃地从眼中夺眶而出,她此刻的心里是崩溃的,如一座桥还没有走到终点便塌陷坠入万丈深渊一般的难受。

  可是似乎老天也在怜悯晴晴的不幸遭遇,本来晴朗的夜空皎洁的月亮都已被黑云覆盖,渐渐地落下天空的泪水。淋湿整片大地,方雨正要得意转身想跑回别墅避雨的时候,一道亮如白昼的闪电正飞速地冲来,落在她身上,发出令人惊骇的电花!

  别墅里的人没有一个注意到,就这么巧的另一道闪电正巧不巧地也落在晴晴的身上!

  当下俩人随即应声倒地。暗空中没有人在意,一个黑布裹满全身的人出现在倒地的俩人之间,缓缓地抽出黑布包裹着的一只紧握黑色细棒的手,朝晴晴和方雨二人的身体两点一线的划出一条弧,跟随那条弧分别从她们二人的头顶升腾一缕灰白色的烟状形态的图案,又进入交叉对方的头顶……

  空中再一次划过一道闪电时,那黑布里的脸露了出来,尖尖的下巴细细的嘴唇和高挺尖直的鼻梁,下半部分的脸上灰褐色的皮肤挂满了条条爬虫般的皱纹,嘴角泛起一丝笑意,露出两排尖牙,给夜雨天里充斥一种特别诡异的气氛。

  三年后的这天,杨千皓要和方雨结婚了。在这天,他们俩单独呆在一起,谁都不知道杨千皓到底是因为三年前方雨的性格大变还是因为她的身家才和她交往,也没有人理会三年前忽然死去的晴晴的死因,总之这一切都变化地太快,快得让一个人难以接受。

  方雨和杨千皓来到那栋别墅,她下意识地走去看那棵被晴晴称之为雪影的树,眼神里满满都是感动,虽然这一切变得太快,但是仿佛上天很眷顾她,给了她这样的幸福,一个理想的爱人和不平庸的身世。

  忽然方雨脸上泛起一阵痛苦,一丝血痕从嘴角流出,她真的不敢相信,她转回身,看见的是杨千皓在自己身后,她脸上的痛苦越来越重,自己身后被插了一把刀!

  “方雨,你害死了晴晴,今天我终于为她报仇了,你抢走她最心爱的一切,现在就是你付出沉痛代价的时候!”杨千皓脸上一别以往的柔和,转眼变成一个冷漠无情的人,方雨反手拔出插在自己身后的那把刀,血源源不断的往外流,她扔掉那把刀,向那棵树靠近式的面对着杨千皓往后退,仰着面倒在树底下,一脸错愕,从眼角缓缓滑出一颗水晶般圆润的泪滴,有气无力的起唇颤颤道:“雪影树……来,来生,我再,再来……看你”

  杨千皓惊了,雪影树,这棵树的名字只有一人告诉他,除了他也只有那个人知道这名字。

  “你……你是,晴晴?!”杨千皓问这话的时候其实内心是很很激动的,可是马上又被痛苦和难受所占据。

  他跑上前去抱住方雨的躯体,眼角湿了一层嘴里不停地呢喃:“晴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晴晴,晴晴……”他眼神惶措,忽然看到她刚才扔下的那刀,一个劲的捡起仰头一笑,对着身旁这棵树道:”雪影树,如果有来生,我希望能和她,再见到你。“说着眼一闭那把刀就捅进了左侧胸膛。

  三年前的那晚,没有人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只有当事人晴晴知道,醒来后的她看得见自己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随即发觉自己的衣服不对劲,后来,她知道她跟方雨对调了灵魂,而从此在世上消失的不是晴晴,而是正牌方家大小姐方雨。

  晴晴不能跟别人解释,因为她觉得没有人会相信这么离奇的事,既然天意如此,那么就替方雨的身体好好活着,算是为方雨的名声积些口德,以前的方雨总是高高在上目中无人的样子,身边也只会有阳奉阴违的人,既然千万分之一中她能有这样的机会,也可以守护住对母亲唯一的记忆,即使是用别人的身份或者也无可厚非,金钱不重要,所以换了身体的晴晴早就自愿申请和方家脱离关系,由于房产的问题别墅的所属人是方雨本人,那么也就能顺理的守住雪影树。

  时间飞逝,苍茫如箭,短短五十载转瞬即逝。

  那栋别墅到了这个年代,已经是老古董了,这天有人来看这所别墅。

  “诶!皓皓你看,这树好稀奇啊!每朵花只有一片花瓣诶!”一个长相清秀的女生对着正在检查家具的男朋友指着门外那棵树惊讶道。

  “哦?”他跟着好奇心和女朋友一同出去看了一眼。

  “好美啊!”女生抬头仰望眼前这棵盛开稀零白花的树。

  “小晴啊,今后我们就住在这儿了,要不,你给这树起个起名字?”被女生称谓皓皓的男生走来搂住她肩膀说。

  “好呀,这么特别的树就该有个独特的名字,要不叫雪影吧!你说呢?”

  “雪影,雪花的身影。嗯,好名字!我老婆就是有才华!”

本文是[短篇鬼故事]黑暗童话爱情之雪影树的所有内容,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收藏本站,谢谢!

(编辑:鬼阿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