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鬼故事]死儿沟的狼

时间:2020-02-11 18:47 栏目:短篇鬼故事 作者:鬼阿嬷 阅读:

短篇鬼故事

  在爷爷年轻时,我们村后面的十几里大山上,不止有很多小动物,还有狼,只是现在除了个别的小动物,已经很久没有狼了。关于狼的事我听很多人都说过,爷爷也亲眼见过。爷爷见狼的事,我也是听别人说的,我问爷爷是不是真的有这回事,爷爷只是含糊其辞的说有,其中的细节却不肯跟我说,不过我还是东问西打听的把整件事弄清楚了:

  那年爷爷21岁,长得是英俊魁梧,壮小伙一个,而且爷爷胆子还大,不像我似的,天黑了就不敢出屋了。我们村在大山的南面,在山的北面也有一个村子,爷爷的姥姥家就在那里,那是去串门是很费事的一件事,根本没有机动车,出门都要靠走或者马车驴车什么的,有钱的人家才会有自行车。所以每次爷爷去姥姥家时,都是走这大山的,穿山而过要比走大路近了很多很多。

  这年的初秋,地里的庄家快到收割的时候了,爷爷想着收庄家的时候就忙了,就没有时间去看望姥姥了,所以爷爷决定去姥姥。这天早上起来,爷爷把豆腐卖的差不多了,就带上给姥姥的礼物出门了。翻过大山,到姥姥家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一点多了。爷爷的姥姥和爷爷的大舅一起住,老人家多年来一直疾病缠身,身体越来越不好了。

  对于爷爷的到来,姥姥很高兴,好久没有看到外孙子了,又看见出息成这样的外孙子,老人家乐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大舅也很高兴,下午三点多钟爷爷要回家,大舅说啥也要爷爷留下来,陪他喝几杯。爷爷实在拗不过大舅,就留下吃晚饭了,年轻的时候是很能喝的,今天高兴,爷爷也多喝了几杯。

  这一顿饭吃完,已经是夜里八点多了,爷爷也喝多了,脸红脖子粗的满嘴酒气,拉着大舅不让大舅睡觉,口齿不清的说着话,也不管别人听懂听不懂的一直说。直到夜里十一点,爷爷的酒劲过去了,也清醒多了,爷爷坐在炕上晃了晃脑袋看了看时间,然后就穿鞋穿衣服要走。大舅他们以为爷爷会住下,被褥都给铺好了,可是爷爷闹这一出,以为爷爷又在撒酒疯呢,气的大舅骂了几句。爷爷很认真的和大舅他们解释,说第二天还要做豆腐,不能睡在这,不然明天做不了豆腐了。大舅和大舅妈怎么劝爷爷,爷爷也不听,怎么说都是走,后来实在没有办法,大舅妈给爷爷拿了一个手电筒,让爷爷走了。

  翻山的路爷爷从小就走,所以就算没有手电筒,爷爷摸黑也能走回来,爷爷出了村子就往大山里走去。天空上弯弯的月牙被云雾笼罩着,模模糊糊的月光透过云层照在黑森森的大山上,这点微弱的月光就像被这大山吞了一样,没能在这大山里留下任何的痕迹。平时很安静的大山,此时鸟叫虫鸣,充斥着说不出的诡异。平时很秀丽的山间景色,此时确实怪石横生,虎木狼林。黑幽幽的森林内部,像是有什么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等着绿幽幽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你,盯着正在缓缓上山的爷爷。

  爷爷根本就没有在意这不一样的大山,低着头按着山路继续往前走,酒劲被这刺骨的秋风一吹,彻底的散发了,不过头还是有些疼的,爷爷揉着自己的头一路前行。手电筒的光只能照出方圆五米的地方,只能让爷爷看清脚下的路,远处还是一样可以吞噬灵魂的黑暗。爷爷走着走着,突然咦了一声,前面没路了。这不对啊?这山路只有一条啊,怎么到这会没路了呢?

  爷爷拿着手电筒四周照了照,发现这里居然不是回家的山路,这里自己没有来过,爷爷从小就到山上玩,虽说这大山有十多里,但是每个山头都有爷爷的足迹,只要在这山里,爷爷都应该知道,但是这里自己居然没有来过。爷爷觉得很新奇,并没有怀疑其他的,拿着手电筒四处看,突然,平静的深山刮起一阵阴风,四周的树木一阵摇摆,树叶莎莎轻响,阴风穿过层层树木,发出呜呜的呜咽声,像是有人在哭泣在说话。爷爷被这突起的风吓了一跳,身上被冷汗透遍,却被这风又吹干,爷爷不由得紧了紧衣服,看了看回去的路,决定往回走试试,这深山里不能待太久啊!

  爷爷拿着手电筒转身往回走,突然一阵怪声,然后一阵忽闪翅膀的声音响起,爷爷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一哆嗦,手电筒不由掉到了地上。爷爷惊魂未定的向那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看,爷爷长出了一口气,原来是一只鸟啊!爷爷摸起手电筒,发现手电筒不亮了,晃了晃还是没有亮。这下遭了,迷路了,手电筒不亮了,事情不妙了!

  不能在这待着,得走,这是爷爷心里唯一的想法,爷爷继续摸着黑沿着小路往回走。爷爷越走越快,越快越觉得后面有东西追,不敢停下也不敢回头看,细密的汗珠布满了爷爷的脑门。

  “哇!哇!哇!”

  突然,一声响亮而清脆的啼哭声在这深夜炸响,爷爷被这声音吓了一个大跟头。这……这是婴儿的啼哭声,这深山里怎么会有婴儿呢?这不是爷爷现在想知道的,现在,爷爷只想离开这座山。爷爷快速的在地上爬起来,改走为跑,不在管什么小路不小路了,径直的往山下跑去。

  在路过一个比较平缓的山凹时,爷爷脚下一软,好像被什么东西给绊倒了,膝盖磕到石头上,疼的爷爷眼泪都流下来了。爷爷一只手揉着膝盖,另一只手摸着,想要知道是什么把自己绊倒的。爷爷摸到了,手上传来的感觉却是软软的但有些僵硬,冰冰凉又有点黏黏的,爷爷实在摸不出来这是什么,爷爷就坐起来拿出火柴,划着一根向地上照去。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由爷爷发出,爷爷不看还好,这一看,吓得顿时大叫连连,地上绊倒爷爷的不是别的,而是人头,婴儿的人头。这尸体被野兽撕扯的没有了人的样子,残肢断臂的散落在这里。内脏,肠子,头,手,胳膊,腿,分落在在不同的地方,而爷爷就坐在人头的边上,爷爷看到人头时,那婴儿漆黑的眼睛也死死的盯着爷爷。那目光了,充满了不甘,怨毒和愤怒。爷爷被吓傻了,坐在那一动不动,生怕那人头会跑过来一样。

  死儿沟,这里是死儿沟,爷爷认出这里来了。

  “呜……呜……”

  突然的声音让爷爷从分神中醒了过来,爷爷知道这声音,是狼。这婴儿,就是这狼吃的,爷爷努力的站起身,想离开这里,却看见面前不远,出现了两个绿幽幽的鬼火,那鬼火一动不动,死死的盯着爷爷。爷爷只是愣了一下,马上反应出来,那……那是狼。

  爷爷知道,自己是跑不过狼的,狼只怕一样东西,怕火。爷爷急中生智,迅速的脱掉外套,拿出火柴把外套点燃了。爷爷也顾不得腿疼了,既然认出了路径,就一边挥舞着手里被点燃的衣服,一边狂奔起来。狼是不甘心爷爷就这样跑的,可是又惧怕手里的火,不敢追的太近,只是在后面跟着爷爷。就这样一个追一个跑,爷爷艰难的跑回了村里,手里的衣服也烧没了,而狼已经不追了。

  后来我问爷爷,死儿沟是哪块,我上山怎么没见过。爷爷说,那时没有计划生育,每家都会生很多孩子,而且那时的医疗条件极其有限,所以每个村都有死了的婴儿,而死了的婴儿就会被扔到死儿沟去。现在好了,没有被扔的婴儿了,死儿沟也就不存在了。

  作者寄语:豆腐官系列,继续……

本文是[短篇鬼故事]死儿沟的狼的所有内容,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收藏本站,谢谢!

(编辑:鬼阿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