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鬼故事]怪异志之白骨枯

时间:2020-02-07 11:40 栏目:短篇鬼故事 作者:鬼阿嬷 阅读:

短篇鬼故事

  她不记得等了多久,只知道自从他走了他就一直在等一直在等他回来,等到青丝成白发,容颜衰老,她一直坐在他为她做的藤椅上在门前等着她的爱人。

  那年她二九年华出落得貌美如花却一心只倾于那人

  “ 初言哥哥你真的要走可以不可留下来陪洛儿”说话的那少女红着一双美丽的眼睛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要离她而去

  “洛儿听话男子汉大丈夫本身就要保家卫国,更何况我身为将军更要以身作则,洛儿等我,等我打完这一场漂亮的仗回来就娶你”。那青年男子满身豪气话语间不缺威严但望着女子时一双星目却是满满柔情。

  少女闻言红了脸说道:“初言哥哥那我们拉钩说好了你回来就要娶我,洛儿会等你,一直等你,等你回来娶我”。

  “将军!不好了 !不好了!我们的粮草用尽了!”

  “皇上的援军什么时候到!”

  “将军不要指望那个昏君了那个昏君现在指不定在哪纵情声色呢,天亡我大周。”

  “报!将军!将军!敌军!敌军杀过来了。”

  “将士们跟我杀出一条血路誓死保卫我国疆土。”

  “洛儿………对不起”

  城破 ,万骨葬,一将身死,亡魂何安。

  “道长道长不要再往前走了前面以前是战场死了不少前国战士,听说晚上有穿着铠甲的白骨在夜晚游荡想想都恐怖”。

  “既然你以叫我道长,为道之人本身就要斩妖除魔,若真的像你所说前方有怨灵贫道又怎可让他作恶”。

  “你这老道真是冥顽不灵若真是出了什么事情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多谢这位小兄弟提醒那贫道继续往前了。”

  入夜 “本道还以为那小兄弟是危言耸听却不曾想还真有其事,孽障!还不快快现身。”

  只见穿着一身铠甲的白骨向他走来,那铠甲已经锈迹斑斑,白骨的胸口,头骨,分别插着断箭可见他是如何而死。

  “孽障你既以身死为何不去地府投胎反要留恋世间”。

  白骨闻言沉默了一会才幽幽的开口白骨很久未说过话一开口说话像古老的木质阶梯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

  “道长….请..恕我..不能..答应你..”

  “怎么难道你还想留在这世间作恶不成”

  “道长..我..从未..作恶..也.不曾有..害人之心..”

  “也罢,我见你虽是亡魂但无戾气,可见你并没有害过人你可是有心愿未了才不得投胎转世。”

  “实不..相瞒.我乃..大周将军..陈初言..我曾与 ..一人 ..有过约定 ..待我.凯旋..归来..便归田卸甲..娶她..过门.可如今.我以身死异乡..亡魂..徘徊.在这身死..之..处.我.只求能在见她.一面..一面就好.”

  “你是大周神将陈初言,原来如此可是现在已是开元,大周以灭亡四十于载。”

  “大周..亡了..!”

  “陈初言你不用自责大周亡国是大周气数已尽,我曾经听过你的事迹大周神将陈初言骁勇善战,所向披靡,可惜大周天子亲小人远忠臣到头来还是落得亡国的下场。”

  “这样吧,陈初言上天有慈悲之心贫道就帮你用引魂锁带你离开这身死之地见一眼你心念之人你便投胎去吧。”

  “这个藤球是你的么?小丫头”

  “是的老婆婆可以把它还给我么”

  “来,给你接住 ,咳咳。”

  “老婆婆自己住在这里么?老婆婆是生病了了么?”

  真是个机灵的小丫头咳咳 婆婆我啊在等人

  “等人?婆婆在等什么人呢?”

  “在等我的丈夫,我已经等他很久了有人说叫我不要等了,可是我知道他会回来的因为啊我们约定好了,有人说他死了我想去找他,可是我又怕他回来的时候找不到我,我就一直在这等啊等。”

  “你知道么我认识他的时候也就像你这么大咳咳!。”

  那年她七岁他十五。“小姐小心啊!小心点!” 小鸟小鸟不怕不怕啊我这就把你放回去你就可以见到你的母亲了。“好了小青我把小鸟放回去了嘻嘻”太好了小姐那你快点下来吧小姐慢点慢点”

  啊!!!!

  小姐!!!

  糟糕了受了伤母亲一定又会说我不让我出去玩了 。可是习惯的疼痛并没有到来奇怪这一次怎么不疼啊!!

  “你没事吧。”少年清澈的声音像泉水一样

  少女闻言撑开紧闭的双眼 啊?!谢谢谢谢大哥哥 要不是大哥哥接住我我又要被母亲说了

  少年放下怀中的女童 “以后要小心。”

  “小姐你要吓死小青了, 多谢这位侠士相救。”

  大哥哥我叫沈洛儿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子啊”

  “陈初言!”

  “陈初言,初言,初言哥哥,初言哥哥 !”女童像似知道了什么奇妙的东西一般一直叫着少年的名子

  看着女童开心的模样少年寒冰一样的脸上竟然有了丝丝的笑容。”

  “老婆婆我要走了不然母亲该担心我了 ,婆婆再见。”

  女童走了但是回忆还在继续

  那年她花信之年他出征六载

  “不嫁!不嫁!我说了我不嫁!”

  “你这不孝之女你以花信之年若再不嫁莫非要一人老死不成,你莫要在等那陈初言了恐怕他早已在别的地方娶妻生子把你忘了。”

  “不可能!爹爹你不要这么说初言哥哥,初言哥哥答应过我的他会回来的他一定会回来的。”

  “莫要多说明日一早你便上了那秦公子的的花轿好好当你的秦夫人,哼!”

  爹娘对不起请恕女儿不孝女儿实在不能嫁给秦公子。

  时光荏苒少女就在他出征的路口等了他不知多久

  “初言哥哥我终于等到了你”

  门前的老藤椅已经不摇了藤椅上的老人安详的闭上了眼睛

  “真没想到世间竟有如此痴情的女子她真是等了你一生啊。”

  洛儿!洛儿!对不起对不起!”男子想要拥抱藤椅上的老人可是无奈魂魄状的他穿过了她心念之人却怎么也触碰不到

  “初言哥哥 !你让洛儿等了好久。”

  “洛儿!!”魂魄状的洛儿是和他离开时的样子

  “初言哥哥你哭起来的样子可真丑嘻嘻。”

  “对不起!对不起!”再一次见到他的爱人说的最多的却只是对不起这三个字

  “初言哥哥没有对不起我啊是洛儿心甘情愿的,还好洛儿终于见到你了。”

  “时候到了洛儿要走了,洛儿会在奈何桥上等你 ,这把不要让洛儿等太久哦。”

  “陈初言!沈洛儿已去投胎你也已见到洛儿你的执念也烟消云散也快快转世去吧我将为你们默念往生咒。”

  “道长 洛儿会忘了我么我会忘了洛儿么!”

  “喝了孟婆汤走过奈何桥理应忘了前尘往事,罢了你我相逢即是有缘伸出手来”

  “道长这是”

  “这是红尘引只要你后世再次遇见洛儿你便能再一次记起前尘种种,只不过你们到底能不能相逢要看你们的缘分了。”

  “多谢道长”,洛儿下一世换我等你。

本文是[短篇鬼故事]怪异志之白骨枯的所有内容,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收藏本站,谢谢!

(编辑:鬼阿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