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的坐骑

时间:2019-12-19 20:31 栏目:鬼故事大全 作者:鬼阿嬷 阅读:

小a的家是以前的集体楼房。跟现在的住宅小区不同,就只有单独的一栋,旁边还紧挨着别的楼房,楼下并没有花园什么的。

小a还是个中学生,但他家一直都在这里居住,所以跟别的楼里的人虽谈不上很熟络,可也基本知道个大概,属于见面知道大概是谁谁家的那种。

这时正值盛夏,到处都很炎热,特别是晚上,基本很难轻易入睡。

有一天晚上,小a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他一看表,已经是半夜2点多了。他起床喝了杯水,又回到床上无聊的躺着。

这时的夜晚已经很安静了,偶尔从楼下传来的说话声都隐隐的透露出回声的感觉,好像是从另一个世界里传出来的一样。

小a有点无聊的看看天花板,正在想着放松继续培养睡意,正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了一声鸟叫,好像是乌鸦的声音。

小a生活的地方在城市,已经很少看到什么鸟了,最常见的不过是麻雀而已。其实他也不确定这是什么鸟的叫声,只是感觉有点像电视里放过的乌鸦的那种声音,但是从这个声音他能很明确的感觉,这不是一只普通大小的鸟,甚至有点像雕类的那种叫声。

这个声音很明显的从远处传来,还回荡着清晰的回音,渐渐的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小a甚至都能听到它扇动翅膀的声音,明显的是只很大的鸟,起码也有大雕类的个头。

小a的窗户是以前那种老式铝合金的,两扇拉门式的那种大窗户,因为太热了,所以家里人就全给取了下来,就只剩下了拉开的窗帘和中间一个大洞。由于他家是住在顶楼,所以也不怕有盗贼什么的。

他听到这个不知名的鸟叫声越来越近,心里觉得很害怕。自己的窗户中间留着这么大一个缺口,要是这只大鸟突然闯了进来把他吃了可怎么办。

可是这个窗户他一个人又搬不动,根本没办法还原。而且这声音的距离好像已经到他家附近了,也来不及去叫爸妈。

他想,如果开灯的话,怕是更容易把这个东西引到自己房里来,所以只好缩在被窝里只偷偷的从旁边露出了两个眼睛观察着,连大气也不敢喘。

可是这个大鸟并没有来到他的房间,因为他听到这只鸟只是在紧挨着自己家的旁边那栋楼上盘旋的叫着。

其实旁边那栋要比小a家的楼层矮一点,平时小a都能从自己房间的窗户看到对面的楼顶。小a其实很想偷偷的藏到窗户边去偷看一下,可是他又怕被那只鸟发现突然跑来攻击自己。所以只好安静的缩在床上仔细的听。

他听到这只鸟在隔壁的楼顶上盘旋了一圈,也不断缓慢的叫着让人觉得有点恐怖的声音。接着这只鸟又跑到自己家楼顶上叫着,甚至还落在自己的天花板顶上不断徘徊的走着。

隔着薄薄一层预制板,他很清楚的听到了那只鸟在房顶上好像很悠闲的散步,连有点大的爪子走路时碰到地面的啪啪声都很清晰的传了下来。

小a觉得更恐怖了,他很害怕这么大一只鸟要是突然想起在他家楼顶上跳那么几下,搞不好就直接掉到了他的床上来了。

突然,楼顶上安静了下来,什么声音也没有。

小a有点奇怪了,他觉得自己之前是不是因为太晚不睡觉而产生什么幻觉了,但之前的声音又是那么真实,他还是不敢开灯和发出什么声响。

就这样等了一会,还是没什么动静,小a确定,一定是自己产生幻觉了。

正在他打算安心的睡觉的时候,一声很清脆的鸟类指甲拍打地面的声音从他头顶冒了出来,把他身上的汗毛一下子全吓得立了起来,汗水也跟着冒了一身。

他吓得一动也不敢动,屏住呼吸,有点惊恐的听着。

这只鸟在屋顶上走过来又走过去,中间还偶尔的停下来不知道在发什么呆。小a从声音上判断,这只鸟好像正在用嘴梳理它的羽毛。

正听得专心的时候,突然,哗啦一声很大的声音传了出来,这只鸟应该是把自己的双翅打开了,小a想。可直觉告诉他,这个展翅的声音已经说明这个鸟的翅膀居然快有他们家整个楼顶那么大了,这得是多大一只鸟啊,他完全被惊呆了,只很紧张的轻喘着气。

这绝对已经不是幻觉了,他很肯定,此刻这只大鸟正在他的房间顶上站着呢。

接着,他很惊恐的看着天花板,随着那爪子拍打的声音,他知道,大鸟正在他床的正上方站着,他吓得连出气都很小心,心跳也加快了起来。

他不知道,这只鸟接下来会怎样,会不会突然的从窗口探个脑袋出来看他?或者是几下跳穿了天花板站在他的肚子上?或者,又像是神雕侠侣里的那只会武功的大雕跑来教他什么武功?他不知道。

正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他又听到从天花板上传来了三下异样的声音。从这个声音来判断,这是鸟用嘴尖啄地时发出的声音,砰砰砰的。

很奇怪的是,此刻的小a有一种特别的感觉,虽然他眼里看到的是自家的天花板,可他脑里却浮现出一个穿透天花板直接透视到楼顶上的情景。

他觉得,这只鸟正站在自己的头顶上,从上面看着自己,还不断的低头用嘴啄着地面好像是在和自己打招呼。

他感觉到,这真的是一只很大的鸟,可这个鸟并不是他以为的乌鸦那种造型,看那身影很像是一只很大的雕,已经快接近人的个头了。

甚至小a还能很清楚的感觉到,这只雕的毛色是呈咖啡色,里面还夹杂着有点白色跟黑色的样子,而它此刻正低头用它那很黑幽闪亮的眼睛看着自己,嘴角还里地面很低的样子。

小a有点奇怪,为什么会突然有这样一个画面,或者是这样一个感觉,他觉得这只大鸟的翅膀还是直直的伸得很直,这个块头比他的身高还要大很多,于是心里觉得很恐怖,想着,太大了好吓人。

可说也奇怪,他刚这样想了,他就觉得这只鸟慢慢的把翅膀收了回来,即使是这样,小a也觉得它的块头很大。

然后,他觉得很神奇的是这只鸟的样子在把翅膀收回来的时候慢慢的好像变小了很多,已经变得好像跟他自己的个头差不多了。

他觉得这只鸟好像能感觉到自己的心思,然后他在心里面默默的问,你能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很巧合的是,屋顶又真实的传出来了轻轻一声砰的声音,好像是那鸟在回答他一样。

听到这个声音,小a确定了,刚才感觉看到鸟儿的景象不是自己的幻觉,他是真的看到了。可也随着这一声惊响,让他完全感应不到之前能看到鸟儿的景象了,眼里脑里全是白白的天花板。

可他知道,鸟儿还在屋顶看着自己呢,看不到没关系,它不是能读懂自己的思想嘛。然后他接着在心里问着,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屋顶也随即出现了一大堆很有节奏的啄地板的声音,小a一下懵了,他也意识到,好像他问了一个太复杂的问题,而那鸟发出的这段很有节奏的声音,他完全不知道它是想要表达什么。

好像是感应到小a完全没听明白的心思,那只鸟好像也很着急的继续啄着房顶的地板,而且节奏变得着急了起来,声音也大了很多。

小a感觉到它好像也很着急,但他很怕屋顶被这只鸟给啄穿了,于是在心里又默默的说,你别急,你想说的东西我都没办法理解,可能是我问的这个问题太复杂了,我不该问这个的。

然后屋顶又轻轻的传来两声啄地的声音,好像是在赞同他的意思。

小a此时没有那么害怕了,他开始觉得有点好玩,这只鸟真的能听懂自己的心思啊。

于是,他又默问了一个问题,你是什么鸟啊?

小a其实是想问这只鸟是什么神仙的宠物,还是修炼成jing的妖怪,还是其他什么。

这次屋顶上并没有传来回答。

想了一下,小a自己也忍不住偷笑了起来,好像自己问了个傻问题,它明明就是一只像雕的鸟,还问人家是什么鸟,好像有点不礼貌,而且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

然后屋顶又传来了两声啄地的声音,好像是在同意他刚才真的问了一个傻问题一样。

小a赶紧在心里说,对不起哦,我刚才不是故意的。

然后屋顶又传出三声啄地的声音,好像是在说没关系一样。

小a接着在心里默问着,刚才其实是想问你是……他突然又想起来得把这个问题简单化一点说,不然又会像最开始问你来这里干嘛那样完全无法沟通了。

而楼上那位,好像很耐心的等着他问出这个问题,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来。

他稍微整理了一下,接着在心里问到:我给你几个选择,你选择第几个就啄几下地板告诉我好吗?

然后他又听到传来一声,好像是在回答说好。

首先,第一个选项是,你是某个神仙的坐骑?

没等小a问完,楼顶就传来了两声,好像是在回答是的。

可是,小a觉得还没有问完,所以还不太确定它的意思,就又问了句,你是在说是的吗?

又传来两声回答。

是,是的,意思吗?

砰砰。

你是神仙的坐骑吗?

砰砰。砰砰砰砰。

小a觉得这只鸟好像有点生气了,是不是自己太啰嗦了?他想。

砰砰。

你是不是觉得我太啰嗦了?

砰砰。

哎,对不起,可能我的表达能力不大好,你别生气哦。

砰砰砰。

你是在跟我说没关系吗?

砰砰。

你没生气就好。

但这时已经没有啄地的声音回答他了,小a只听到了一声很嘹亮的鸟叫,欧啊,的那种声音,还有打开翅膀的声音。  你是要走了吗?  欧啊。

你要到哪里去啊?

欧啊。

是你的主人在找你了吗?

欧啊。

你还会来吗?

可楼上那位没有再回答小a这个问题,就直接扑腾着翅膀飞到了空中。小a听到,它叫了七声,然后又飞到离自己家稍微远点的方向又叫了一声,然后就朝着更远的地方飞走了。

第二天清早。

小a背着书包去上学,经过隔壁楼的时候,他就看到外面摆着很多的花圈,好像是楼下的哪个婆婆过世了。

小a心里一直都在回想着昨晚发生的事情,他记得听人讲,听到乌鸦叫是会死人的,可明显昨晚那位不是乌鸦,哪有那么大还通人性的乌鸦啊。但是他记得很清楚,这鸟昨晚在隔壁的屋顶上盘旋了一圈,还叫了几声,然后就有人过世了。

如果它真是来报丧的,那自己家这栋楼搞不好也会有什么事,可是早上的时候也没发现自己家这楼层里有什么异常的反应。

想到这里,小a突然又想起来,它好像还朝着隔家不远的楼层也盘旋着叫了声,所以在放学后,小a刻意的绕道去到昨晚听到叫声的那个大概位置上去看看。

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在那不远的转角楼房下,正在搭建着灵台,很明显的,又有人过世了。

看到这里,小a的心里很紧张,这两处都有人同时过世了,就说明那鸟昨晚是来报丧的,可它不也在自己家房顶上盘旋了几下,也叫了那么多声吗?总不会整栋楼的人都出事吧。

回到家里,小a把自己的经历跟家人说了,可是家人没一个信他的,都说他不是产生幻觉了,就是还没睡醒呢。

小a只好提醒着家人,让父母出入一定要多小心一点,可就这点关心,还给家人笑话说他迷信,中毒了。

时间就这样过着,久了连小a自己都快忘记这回事了。

三年以后,小a家楼房里的一家人果然出事了。

他听说是,这家人的父亲借用单位里的车到省城去接他儿子、女儿什么的,然后回来的时候车上连小孩一起总共7人,无一幸免。只留下家里一nǎinǎi级的老太太,后来这也不算是太老的老太太这突然的就成孤家寡人了,只带发到寺庙里去修行了。

小a这才想起,三年前自己曾经很清楚的听到过临走时的那7声鸟叫。


本文是关于“神仙的坐骑”的全部内容,更多神仙的坐骑资讯的相关内容,欢迎关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