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一马一木盒

时间:2019-12-19 20:31 栏目:鬼故事大全 作者:鬼阿嬷 阅读:

清乾隆十二年春,在关外大漠的丝绸之路上新建起了一家叫作“仙客来”的客栈。客栈老板姓黑,名叫黑金刚,四十来岁的样子,生得满脸络腮胡,见到客人咧开大嘴一笑,比哭还难看。老板娘姓白,名叫白玉莲,她看上去比黑老板要小几岁,天生的细皮嫩肉,一张巧嘴滑舌。另外,店里还有三个店伙计,那三个店伙计看上去也都是三十多岁的人了,平时也都不大爱说话,只知道闷头干活。

这天傍晚,客栈里来了一个白白净净的年轻人,怀里抱着一个半人高的大木盒子。白玉莲见来了客人,忙迎上前去。白玉莲朝着年轻人的身后看了几眼,疑惑地问:“客官只有一个人吗?”年轻人轻轻一笑说:“对,一人,一马,一木盒。走遍大漠,不愁吃喝。”白玉莲说:“客官是在说笑吧?这大漠可不比关内。遮天蔽日的沙尘暴不说,一连数日找不到水源,再加上沙匪、流寇横行,别说是一个人行走大漠,就是驼队、马帮在这大漠上行走,也是要处处小心谨慎的。”年轻人并不接白玉莲的话茬,说道:“老板娘,你只管给我喂好马,准备好上等的客房和好酒、好肉就是。”

安顿好了年轻人,白玉莲来到黑金刚的房间里。白玉莲低声说:“店里来客人了。一人,一马,一木盒,也没见带什么防身的武器。”黑金刚冷笑一下,说:“这个家伙胆子倒是不小,正好厨房里没有肉了,晚上连人带马一起让黑爷做了他。”原来,这一黑一白夫妇俩加上手下的三个伙计就是一伙杀人越货的沙匪,他们的“仙客来”其实就是个黑店。白玉莲皱着眉头说:“你先别急着动手,我感觉这个客人非同一般,还是让我晚上观察一下再说。”

晚饭过后,白玉莲来到年轻人隔壁的房间,隔着墙壁听年轻人房间的动静。过了一会儿,隔壁年轻人说话了,是在自言自语:“又没银子用了,今晚还得种些银子出来。”白玉莲是那种一听到银子就心里痒痒的女人,她忙打开墙上一个隐蔽的窥视口,偷看隔壁年轻人的一举一动。昏黄的油灯下,只见年轻人将那个木盒摆放在桌子上,打开木盒,里面竟然是厚厚的一层黑土。年轻人从怀中掏出一个银元宝来,将银元宝像种子一样埋进黑土中,他又拿起桌子上的茶碗喝了一大口茶水,然后把茶水喷到埋了银元宝的黑土里。躲在隔壁的白玉莲看得只想发笑,这个年轻人八成是脑子有毛病吧,这世上有种豆、种瓜的,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有种银子的。就在这时,奇迹发生了,那黑土里竟然慢慢悠悠地长出一棵银白色的小苗来。也就是一小会儿,银白色的小苗便枝叶茂盛,竟长成了一棵小树;接着,更神奇的现象出现了,小树开花结果,长出来十几个银光闪闪的大银元宝。白玉莲都看傻了眼,她忙用手堵住了自己的嘴巴,唯恐自己发出声音来被隔壁的年轻人发现。

白玉莲慌慌张张地回到自己的房间,见黑金刚正跟三个手下商量如何杀掉那个年轻人。当白玉莲结结巴巴,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讲给黑金刚后,黑金刚瞪着眼睛说:“你不会是看上那个小白脸了吧?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更要杀了他。抢了他的木盒子,咱们以后也天天种银元宝玩,这可比当沙匪痛快多了。”

黑金刚根本不相信白玉莲的话。恰好今天客栈里只住了年轻人一个客人,杀了他后在沙漠里挖个坑埋掉,神不知鬼不觉。想到这里,黑金刚不顾白玉莲的阻拦,带着三个手下,拎起砍刀便冲向年轻人的房间。  也就是半袋烟的工夫,黑金刚便回到房间。黑金刚把十几个银光闪闪的大银元宝放在桌子上,咧开大嘴笑道:“想不到这个小白脸还真的是个有钱人。”白玉莲看着桌子 上的银元宝,头上直冒冷汗,这十几个银元宝正是她刚才亲眼看到年轻人从银色的树枝上摘下来的。白玉莲忙问:“他人呢?”黑金刚说:“看着这么多银子的情面上,我给他留了个全尸,我让兄弟们把他埋在后面的沙丘里了。”

白玉莲忙跑到年轻人的房间里。果然,地上一摊深红色的鲜血,桌子上还摆放着那个装着黑土的木盒子。白玉莲不知这一次是祸还是福,她叹了口气,把木盒子拿起来带回自己的房间。

黑金刚抢了银子,正跟手下坐在桌前大口喝酒、大块吃肉,见白玉莲抱着个木盒子走进来,就咧开大嘴喷着酒气喊道:“这就是你说的那个能长出银元宝来的木盒子吗?来,我们兄弟的酒正好快喝完了,把酒壶埋进去看能否长出好酒来。”黑金刚边叫喊着,边一把夺过白玉莲手里的木盒放在桌子上,他把自己喝的只剩下半壶酒的白瓷酒壶埋进木盒的黑土下面。黑金刚也喝下一大口茶水,喷向木盒里的黑土。随后,黑金刚*地对白玉莲说道:“如果木盒子里长不出好酒来,你就得挤出奶水来给我喝。”沙匪们发出一阵*的笑声。

就在这时,奇迹出现了,木盒里一棵白色的小苗破土而出,那小苗遇光、遇空气后更是长速惊人,不大会儿已经长成一棵半米多高的奇怪小树。再往小树上面看,每一个枝头都悬挂着一个白瓷酒壶。黑金刚万分好奇地伸手摘下其中的一个白瓷酒壶,酒壶里面不多不少正好是装着半壶酒。几个沙匪被眼前发生的一切惊得目瞪口呆。黑金刚突然狂笑起来,他大声喊道:“宝贝,这才是真正的宝贝!明天咱们就搬到关里去,每天吃香喝辣,穿金戴银,逛窑子,下赌场,过皇帝老儿的痛快日子去。”白玉莲边摘下自己手腕上的金镯子埋进黑土里,边骂道:“你们这群活土匪,就知道吃喝嫖赌。我看不如把皇帝种进这木盒里,然后让一群的皇帝轮番伺候姑奶奶。”就这样,这群土匪们一会儿种金镯子,一会儿种银元宝,黑金刚甚至把自己杀人的鬼头刀也埋进木盒子里,长出十几把寒气逼人的鬼头刀来。这群土匪一直折腾到天快亮的时候,才浑身酒气、东倒西歪地睡着了。

敲门声惊醒了睡梦中的白玉莲,她骂骂咧咧地起身去开门。白玉莲打开客栈的大门后,她整个人立马就呆住了。门外站着的正是昨天被黑金刚他们杀死的那个白净年轻人。年轻人说:“我的马你给我喂好了吗?我今天就得上路了。”年轻人也不看白玉莲呆呆的样子,他径自走进客栈,直奔自己昨晚休息的房间而去。

白玉莲鬼叫一声,跌跌绊绊、连滚带爬地跑回自己的房间,用力地摇晃着还在酣睡中的黑金刚,语不成句地喊着:“快……年轻人……木盒子……他回来了……他没死,他来要马,他要骑马上路……”被吵醒的黑金刚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好不容易才听明白白玉莲的话。黑金刚抓着脑袋说:“不可能啊,昨天是我亲手砍死的他。”黑金刚忙用脚踢醒身边那三个还在熟睡的沙匪,问道:“昨天那个家伙,你们埋在什么地方了?”三个沙匪迷迷糊糊地说:“按照你说的,我们就把他埋在咱们客栈后面的沙丘下面,出什么事情了?”黑金刚狠狠地说:“活见鬼,这小子又他妈活过来了!”

白玉莲和黑金刚这边正在商量对策,房间外面传来年轻人的声音:“老板娘,我的木盒子不见了,你们谁看到我的木盒子了?”黑金刚听到声音后,恶狠狠地骂道:“妈的,自古都是神鬼怕恶人!管他是人还是鬼神,这到手的宝贝木盒子总不能再被他拿回去。走!兄弟们拎上家伙,咱们把那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大卸八块,我倒要看看他如何还能再活过来。”

受到惊吓的白玉莲,身子早已瘫软在房间里动弹不得,就听到房间外面传来年轻人一声声的惨叫声和一阵阵刀劈斧砍的声音。片刻工夫后,气喘吁吁、浑身是血的黑金刚推门进屋,精神恍惚地抱起酒壶一阵猛灌。

当天中午,黑金刚他们便抛弃了“仙客来”客栈,快马加鞭直奔关内的京城而去。按照白玉莲的意思,京城里面奇人、高手群集,只要这能长出金银珠宝的木盒子在手,即便是年轻人真的又复活了,他们也可以出高价请来奇人高手将年轻人制伏。

黑金刚他们一路狂奔,直到天色彻底黑了下来,才在大漠官道的路边点起篝火来,烧水、烤肉。土匪们围坐在篝火旁,为防止意外发生他们没敢喝酒,而是边吃肉边警惕地观察着周围的动静。就在这时,远处走过来一小队人来。那队人在距离黑金刚他们四五十米处便齐声喊道:“你们走得也太快了,我紧追紧赶的好不容易才赶上你们。”听到那个声音,白玉莲差点儿吓得没晕死过去,那声音正是上午被黑金刚刀劈斧砍残害而死的年轻人的。等那队人再靠近些后,黑金刚发现,队里总共是八个人,竟然是衣着相貌、举手投足完全一样的八个人。黑金刚恍然大悟地说道:“我算看明白了,这个家伙属马铃薯的,剁成几块他就能变成几个人。上午我把他剁成了八块,现在就变成了八个人。我他妈幸亏没把他剁成肉馅,否则现在就被成千上万的他给包围了。”黑金刚手下的三个沙匪不安地问:“老大,这小子杀不死,还越杀越多,这可怎么办?”黑金刚沉默片刻,说:“事已至此,只好跟他拼了。咱们这次不杀人了,咱们来他个死不认账,看他能有什么办法。”

说话间,八个年轻人已经走到黑金刚面前,他们异口同声地说道:“老板,我是来取我的马和木盒子的。”黑金刚手里紧握着鬼头刀,故作镇定,无耻地说:“马,我这里倒是有几匹,但这些马都是我的。木盒子我可就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了,莫不是刚才我火堆里烧掉的木头就是木盒子?”八个年轻人同时抬手吹响了口哨,年轻人的那匹马便乖乖地走到了年轻人的身边。黑金刚厚着脸皮“嘿嘿”一笑说:“既然这样,那就让你把马牵走了吧。如果你能吹口哨把木盒子也吹到你身边去,我就也让你带走。”八个年轻人无奈地摇了摇头说:“我可没有这个本事。既然你不肯还我木盒子,那就给我一把木盒子里面的黑土吧。我这一个人变成了八个人,行动、生活起来实在是麻烦得很。”黑金刚心中暗喜,说:“你的意思是只要一把黑土?”年轻人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黑金刚说:“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说完,黑金刚当真从行李里面拿出木盒子,又伸手从木盒子里抓出一把黑土递给了其中的一个年轻人。

只见年轻人把黑土撒在地上,撒成一个小圆圈,然后八个年轻人依次排队跳进了小圆圈里。每跳进一个人便会消失一个人,最后圆圈里面只剩下了一个年轻人。年轻人从小圆圈里走出来后,地上的黑土便瞬间消失了。

年轻人苦笑着说:“我活了一千多年,却把老祖宗传给我的木盒子弄丢了,愧对列祖列宗啊!”黑金刚好奇地问:“你真的活一千多年了?那你岂不是可以长生不老了吗?”年轻人说:“你们只知道这木盒子里面的黑土可以种金得金、种宝得宝,却不知道它还有瞬移千里、上天入地、长生不老的功能。唉,可惜了这一盒的黑土,落在你们手里浪费掉了。”

黑金刚的大黑脑袋里面开始打起了小算盘,这么一大盒子的黑土呢,如果分给年轻人一半,让他把长生不老的本事教给自己,那自己岂不是就变成了活神仙。

于是,黑金刚厚着脸皮、咧着大嘴、脸上堆笑地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年轻人。黑金刚说:“咱们这就叫不打不相识,也算是缘分了吧。木盒子里面的黑土,咱们兄弟见面分一半,你把那长生不老的方法告诉我如何?”年轻人长叹了一口气,说:“事已至此,我也只好照办了。”

年轻人让黑金刚、白玉莲他们五个人每人抓一把黑土,在他们各自的面前用黑土画了一个圆圈,然后站进各自的圆圈里面。随后,年轻人用一个羊皮水囊接了半水囊的马尿,洒进五个沙匪站立着的圆圈里。

黑金刚瞬间感觉到脚下开始生根。

黑金刚大喊:“不好!”他想要从黑土的圈子里面跳出来,已经太晚了。他们的腿脚开始疯狂地生长出根系,深深地钻进他们脚下的沙土里。

年轻人不再搭理他们,收起自己的木盒子,骑上自己的马,渐行渐远。

夜幕之中,大漠官道上传来年轻人的歌声:“一人,一马,一木盒。走遍大漠,不愁吃喝,逍遥快活……”

第二天天亮的时候,路过的驼队发现路旁有五处枝繁叶茂的骆驼草。

这骆驼草可是骆驼行走在沙漠中的主要食物。驼队里的骆驼一拥而上,啃食起骆驼草来。那些骆驼草竟然隐隐约约发出了痛苦的*声。骆驼当然不会知道,这些骆驼草是由五个曾经杀人不眨眼的沙匪变成的,骆驼啃食掉的骆驼草枝叶正是这五个沙匪的四肢变成的。不过不用担心,被骆驼吃掉的那些枝叶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重新生长出来。

那个神秘的年轻人就是要用这种办法来惩罚这五个助桀为虐的沙匪,让他们终日生活在烈日下、沙尘暴中,忍受被骆驼啃食四肢,却想死都不能死掉的痛苦日子。这或许也是一种长生不老吧,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本文是关于“一人一马一木盒”的全部内容,更多一人一马一木盒资讯的相关内容,欢迎关注收藏!

上一篇:神婆二婶

下一篇:神仙的坐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