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鬼故事]通灵小魔女

时间:2020-02-04 16:09 栏目:长篇鬼故事 作者:鬼阿嬷 阅读:

长篇鬼故事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医院,身着病号服头上绑着绷带,全身骨头散了架一样的疼痛。依稀记得我是从三楼坠楼的,当时我看见了马路上我的前男友搂着一个女人的肩膀在亲密耳语,我刚想喊就被人推下楼,依稀记得那个女人下巴上有一颗痣,我却没看清楚谁推的我。
    大难不死
    “简爱,你终于醒了,你怎么那么想不开,为什么要自杀?”哥哥把我扶起来坐好,满眼尽是心疼,“这个世界上只有你和我两个亲人了,你若走了就剩哥一个人了,你让哥怎么向咱们死去的父母交代?”
    “哥,我没有自杀,我是…不小心滑下来的。”为了不让哥哥担心,我刻意隐瞒了坠楼的原因。
    “简爱,我对你没有别的要求,我只是希望你要爱自己。失恋了不怕,你有哥哥在,你哪次失恋不是哥陪你撸串喝啤酒一起骂渣男吗?”
    “简爱,哥哥没有把你照顾好是哥的错,你从小就喜欢把不开心的事情藏在心里,答应我,以后有什么事告诉哥。”
    “哥不仅是你哥,我还代表爸妈,从今天起哥就是你的靠山,如果你摔坏了哪里一辈子不能工作,哥养你一辈子!”哥哥苦口婆心地劝我,他以为我是轻生,所以他想多点时间陪伴我,成就我的梦想。
    “哥你能不能盼着我好点呢?”
    “当然啦,那是必须的!”简宁尴尬的笑笑。
    我五岁的那一年爸妈车祸离世,十五岁的哥哥简宁在伯伯叔叔的帮助下办好了父母的葬礼,从那天起他既像爹又像妈一样的照顾我。
    我们得到了一笔抚恤金,从而解决了我们的学费和生活费,当我顺利的大学毕业后,简宁已经三十二岁了,他的女朋友在他们订婚前三天神秘失踪,至今音讯全无。
    我的右眼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人进来了,她脸色苍白一双哀怨的眼睛看着我,这个人就是我哥失踪几个月的女友甜甜。
    “甜甜,你怎么来了?你这段时间去哪儿了?”我惊喜又惊奇的唤道,我和甜甜是大学同学也是好朋友,还是我介绍她和哥哥认识的呢。我们早就约好谁先结婚另外一个人就当她的伴娘。本以为我可以先当伴娘,谁知道甜甜突然离奇失踪,五个月了警察也一点办法都没有。
    简宁望了望身边空无一人,再看了看我对着空气说话,紧张的问:“简爱,你在和谁说话?”

    “哥,你看甜甜回来了,她就站在你身边呢!”
    简宁摸了摸我的额头,又摸了摸他自己的额头,喃喃自语:“奇怪没发烧啊!大白天的说什么胡话。”
    他拍了拍自己的头,恍然大悟起来:“简爱啊,我知道你想念甜甜产生了幻觉,你好好休息不要胡思乱想哈,我答应你一定会找到甜甜的!”
    “不是啊哥,我真的看到了甜甜!”我急了。
    “别闹了,我怎么没看到?淘气!又想捉弄我是不是?”简宁完全不相信的表情。
    “简宁,我再说一遍,我看到甜甜了。”我一本正经的说。
    简宁装作没听见,兀自说着他要出去买点水果过来给我补充体力,让我有事就喊护士,或者打电话给他,他可能晚饭时间才会到。
    等简宁走后,我试探性的闭上了右眼,甜甜不见了。等我再睁开右眼的时候,甜甜还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我。我两只眼睛一起睁着,惊恐的发现一只眼睛看得见她,另一只眼睛却看不见她。
    我哆嗦的躲进被窝里,吓得瑟瑟发抖。甜甜难道遇害了?为什么哥哥看不见她,偏偏我可以看得见?甜甜究竟是人还是鬼?带着一连串的问号我哆嗦的掀开了被子,狐疑地看着甜甜。
    甜甜死因
    “简爱……”甜甜从喉咙里唤着我的名字,“你被人推下楼的时候是我接住了你,你才没有摔死。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我心里有十万个为什么想问,又不知道怎么问。我致谢,下意识的摸了摸甜甜的手,我的手竟然穿透了她的身体,她就像一个虚无缥缈的影子,只有虚幻,没有肉体。我心头大惊,甜甜不是人!
    甜甜承认:“简爱,我死了五个月了,他们把我杀了扔进了海里喂鱼,我的尸体再也找不到了。我去阴间,他们不收我,说我怨气冲天,让我把尘缘了却再去投胎。我基本就属于孤魂野鬼一样,我想你和你哥哥,所以我就一直跟着你们。”

    我大惊失色又悲从心来,甜甜竟然挂了?我的好朋友也是我未来的嫂子竟然挂了?她还没来得及嫁给我哥,没来得及好好享受生活就挂了?太可怜了,我忘记了恐惧号啕大哭起来。
    护士听见我的哭声闻声赶来,关切的询问我哪里痛,毕竟我是从三楼坠楼的伤者,没有身亡没有断肢只是一点皮外伤的人确实很少见,医生交代要重点监护24小时,排除内脏破裂损伤的可能性。
    “简爱女士你哪里痛?肚子 腿还是头?”护士进来就按压我的腹部。
    “没有,哪儿也不疼…不疼…”
    护士狐疑地看着怪怪的我,心想我是不是摔坏了脑袋。刚看见我对着空气说话,又是哭又是笑的,不是生理有病就是心理有病。她呐呐地说:“那你有事按呼叫铃,我很快就会过来,你好好休息吧!再见!”
    病房里又只剩下我和甜甜,我们像上学的时候一样挤在一张病床上,严格的说不是挤,因为甜甜根本没有分量,她就像空气一样的轻。她们躺着一起聊天,一起分析这段时间发生的变故。
    “甜甜,能告诉我是谁害死你的吗?”
    “是一帮专门放高利贷的黑社会,每天都有人被抛进大海里死无全尸。我爸爸在澳门豪赌欠下了一笔巨额资金,我就是他的赌注。一个月内还不上钱,他们就会把我扔进海里喂鲨鱼。”
    “那你恨你爸爸吗?”
    “不恨,也许是我上辈子欠他的,这辈子连本带利的还给他,以后就两不相欠了。”甜甜出乎意料的平静,她知道若是恨又能怎样呢?恨或者不恨都不重要,命已经没了,说什么都没用了。
    “那你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吗?我帮你实现吧!”
    “好好照顾你哥,他不容易,还有我想看看我妈妈,她还不知道我去世了。”
    “嗯嗯,我出院后就和我哥一起去你家看望你妈妈!”
    甜甜像以前上学的时候一样抱着我,而我却完全感觉不到她的分量和温度,就像被空气拥抱一样。
    我问甜甜:“你知道我为什么突然开通了阴阳眼吗?为什么我坠楼后有了阴阳眼,是你帮我通灵的吗?”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前世应该是通灵小魔女,一个意外把你的真身逼出来了,我想这项技能或许可以防身,甚至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灵魂。”甜甜分析道。
    “我是通灵小魔女?那太好了,我第一个想帮助的人就是你,我要帮你实现心愿,然后助你投胎,来世我们还做好朋友。”
    “嗯嗯!一定会是生生世世的好朋友!”
    “甜甜,你还记得是谁推我的吗?还有和小威拥抱的女人是谁?”
    “我当时也没有看清楚,咱们慢慢地查出个水落石出。上天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绝对不会错怪一个好人。”
    “你说的对!”虽然我们的肢体无法拥抱,但我们的心却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本文是[长篇鬼故事]通灵小魔女的所有内容,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收藏本站,谢谢!

(编辑:鬼阿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