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鬼故事]五行金虫

时间:2020-02-04 16:09 栏目:长篇鬼故事 作者:鬼阿嬷 阅读:

长篇鬼故事

    不管怎么说,林苗对张一帆和岩子破例的决定还是有点儿埋怨。他们三个明明约定好一年只下一次墓,而他们今年已经下过一次了,虽然收获惨淡,但林苗总觉得坏了规矩不太好。无奈张一帆态度坚决,开出的价码也很诱人,林苗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临出门前,林苗回头看了一眼他父亲的遗像,想了想,恭恭敬敬地给他的父亲上了炷香。当初那个一年只下一次墓的规矩,是林苗的父亲替林苗定下的。林苗的祖上都在做与墓有关的“勾当”。不过后来在某次下墓的过程中,林苗的父亲再也没上来。
    与张一帆和岩子汇合以后,林苗开口问张一帆:“你这是什么意思?”林苗瞥了一眼岩子脚下鼓鼓囊囊的行李袋,他不用猜也知道那里面装满了雷管枪支一类的东西,岩子就是负责这个的。
    “规矩本来就是用来破坏的,”张一帆面无表情地开着车,“我被查出肺癌了,晚期,活不了多久了。这个墓搞完,够我家那口子吃一辈子了,你说这规矩破还是不破?”
    林苗愣了半响才反应过来张一帆这话的意思。既然是这样,林苗也没什么话说,靠在椅子上看着车窗外飞驰而过的风景发呆。
    也不知过了多久,张一帆将车停在了一片荒地中。此时天色已经渐渐昏暗,周围的杂草被风吹得摇摇晃晃。张一帆找到之前标好的记号,让岩子过来帮忙。两个人忙活了一阵,打出了一个深不见底的盗洞。
    张一帆和岩子坐在盗洞旁边抽了支烟,招呼林苗过来准备下墓。林苗看了一眼那个盗洞,第一次有了种不安的情绪。按照以往的惯例,张一帆握着一支蜡烛吊在绳子上先下墓,其次是林苗,岩子断后。尽管盗墓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但盗洞内有些浑浊的空气还是让林苗略感不适。随着张一帆轻车熟路地敲下几块保存良好的青砖,他们三人正式踏进了墓中。
    林苗蹲下身仔细看了看散落在墓道上的那些青砖,嘴上嘀咕了一句:“这儿还能剩下什么好东西?”
    张一帆回头瞄了林苗一眼,没说话,自己举着蜡烛,让岩子掏出手电筒照明。
    蜡烛的火苗忽明忽暗地跳跃着,张一帆依旧走在最前面,他一般负责处理古墓中的一些防护机关。林苗紧随其后,他专门负责对付鬼怪一类的异物,他继承了他父亲的能力,从出生起寻常鬼怪就不敢靠近他。而岩子,则握着高亮度的狼眼手电和一支枪,在林苗后面寸步不离地跟着。
    尘封多年的墓道随着三个人的闯人,悄无声息地飘起阵阵薄纱般的灰尘。张一帆脸色如常,并没有对这些灰尘太过在意,而是继续顺着笔直的墓道往前走。
    这座古墓的构造让林苗觉得有点儿不太对劲儿。他们三人脚下的这条墓道笔直地通向前方,除了经年累月积攒下的灰尘,竟千干净净的没有任何东西,这种干净让林苗觉得很不安。
    “一帆,这是什么朝代的墓,你查清楚了吗?”林苗看着墓道周围墙壁上的精美壁画,眉头紧紧地锁到了一起,他越来越看不懂这座墓了。
    “具体是什么朝代,我也不知道。”张一帆看都没看那些壁画,而是继续面无表情地往前走,“我只知道,这座墓建成之后历朝历代的帝王,都不约而同地默默修整守护着这座古墓。”

    “不可能!”林苗想都没想,下意识地反驳道,“如果说这座墓真的价值连城,那为什么他们这些帝王自己不占为己有?你还说这座古墓经历了各个朝代的修整守护,那为什么一路走过来,连一处机关陷阱都没有?”
    还没等张一帆有什么反应,两扇紧闭的纯白色墓门便出现在了三个人的眼前,墓门上刻着两个表情痛苦扭曲的人。林苗看了半天,也没看懂这墓门上所刻的画面的意思,只知道这墓门的材质,像是宋代的。
    张一帆抚摸着那两扇紧闭的墓门,缓缓说道:“汉代的墓砖、唐代的壁画、宋代的墓门……你没看到的远比你看到的这些要多得多。”
    也不知张一帆做了什么,原本紧闭的厚重墓门竟然自己缓缓地打开了一条缝。
    “至于为什么没有机关陷阱,原因很简单,”张一帆从一脸迷茫的岩子包中拿出一支手枪,嘴角微微上扬着,“后来的帝王们发现,这扇墓门后面的‘东西’,似乎更喜欢活人。”
    听了这句话的林苗,感到背脊猛地划过一阵寒意。
    随着那两扇墓门缓缓打开,墓室的全貌在狼眼手电的帮助下,也渐渐呈现在了三人的眼前。整个墓室呈四方形,墓室周围的墙壁上刻满了各种繁琐晦涩的字符。林苗一眼就认出那些字符是用来封印镇压某些东西的。
    墓室的中央有一座小型祭坛,而在那座小型祭坛的周围,围绕着五口颜色各异的棺材。这五口棺材呈五角星状,似乎在守护着祭坛上的那口暗红色的棺材。而那口暗红色的棺材上面,还纵横交错地绑着几条成人手臂粗的铁链,让林苗越发地觉得祭坛上的那口棺材里困着什么邪物。
    就在林苗有些踌躇不定的时候,岩子却两眼放光地跑向了围在祭坛周围那五口棺材中的银白色棺材。还不等林苗开口阻拦,岩子已经挪开了那口棺材的棺盖。
    “我靠!”岩子看了一眼棺材里的东西,吓得倒退了两步,“苗子你过来看看,这是什么恶心的玩意儿?”
    林苗急忙走到那口棺材旁边,朝里面看了一眼,发现这口棺材里躺着一具残破的尸体。最诡异的是这具尸体只剩下了一张完整的人皮、鼻子、肺脏器官和一截像蛇一样的大肠,其余的器官都消失了。
    “这座墓我们吃不下,”林苗一下子想起来什么似的,脸上露出了几分恐惧和慌张,拽住岩子就要往外走,“一帆,赶紧走,不然我们都得死!”

    “晚了。”张一帆摇摇头,瞥了一眼在身后重新紧闭的墓门,握紧了手里的枪,恶狠狠地说道,“今天就是死,我也要把那口棺材里的东西抢过来!”
    以此同时,那口银白色棺材里的几个器官,竟然贴在那张人皮上,晃晃悠悠从棺材里“爬”了出来,挥舞着还在不断蠕动收缩的大肠,一步步朝林苗他们三个人走来。
    “鬼东西,让你尝尝你岩爷爷的厉害!”岩子手中的小型冲锋枪不断地吐着火舌,整整一个弹夹的子弹眨眼间就倾泻在了尸鬼身上。然而尸鬼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人皮上留下的弹孔几乎瞬间就愈合了。
    “你这伤不了它,还是省点子弹吧!”林苗拦住还想要继续射击的岩子,“你去试试能不能把墓门炸开,它交给我了。”
    林苗掏出一张符纸,咬破自己的拇指在符纸上画了一个奇怪的符号,符号成型时整张符纸都散发着淡淡的青绿色光芒。林苗一口气画了三张符纸出来,见那个尸鬼渐渐逼近,林苗连忙把那三张符纸甩到了尸鬼身上。
    尸鬼似乎感受到了威胁,大肠蓦地伸长缠住了林苗的脖子。林苗强忍着窒息的痛苦,在心底默默低喝道:“封!”
    尸鬼身上的那三张符纸陡然间青光闪烁,竟然凭空伸出了数根半透明的藤蔓,紧紧地缠住了尸鬼。就在林苗刚要松一口气的时候,另外两口棺材的棺盖居然自己缓缓移开,又有两个尸鬼从里面爬了出来。
    青黑色棺材中爬出来的尸鬼骨架上挂着耳朵、肾脏和膀胱,闪烁着灰蓝色的光朝林苗走来。而另一口赤色棺材中爬出来的尸鬼,更让林苗感到匪夷所思:那个尸鬼只有舌头、心脏和小肠,三个器官闪烁着赤色的光,就那么诡异地贴在一起,在空中飘浮着。
    而之前被林苗用符纸困住的那个尸鬼嘶吼一声,身上白光一闪,缠住它的那几条藤蔓就被割断了。
    “我撑不住了!”林苗赶到张一帆和岩子身旁,急切地问道,“怎么样,能炸开吗?”
    “不行啊!这门太厚。”岩子哭丧着脸说道,“之前没想到要炸这么厚的门,炸药没带够。”
    林苗低声咒骂了一句,回头看了一眼那三个逐渐逼近的尸鬼,心里竟有了一种插翅难逃的绝望。
    “你们两个帮我拖住那三个尸鬼,”张一帆盯着林苗和岩子,眼睛里有一种让人无法违抗的锐利,“我们这次要取的东西,就在祭坛上的那口棺材里。”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着赚钱?”林苗疑惑地看着张一帆,“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值得你这么拼命?”
    张一帆摆了摆手,示意林苗不要再问:“我说了,就算死,我也要把那东西抢出来!”
    林苗皱了皱眉,这不太像张一帆以往的做事风格。以往的张一帆一直都是求稳不求险,把自己的命看得比什么都重要,也不知道这次是怎么了。
    为了给张一帆争取时间,林苗一咬牙,在自己的五指上各划开了一道口子。五张符纸瞬间在那三个尸鬼周围形成了一堵青绿色的墙壁,将那三个怪物死死困住。
    “苗子,那个闪白光的怪物好像要冲出来了。”岩子扶住脸色苍白的林苗,“好像你的符纸对那个闪白光的怪物不太管用啊!”
    “这是一座五行人骨墓,那五口棺材会自动选择适合自己的器官留下温养,那个闪着白光的怪物属性是金,我们家中长子历来属木,可惜金克木。”林苗看着另外两口还没有什么动静的棺材,心里七上八下,“现在爬出来的尸鬼只有金、水、火,但木和土还没出来。只希望一帆动作快点儿,不然等五个尸骸到齐,我们都得死!”
    “原来是这样。”岩子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

本文是[长篇鬼故事]五行金虫的所有内容,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收藏本站,谢谢!

(编辑:鬼阿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