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鬼故事]捕魂阵

时间:2020-02-04 16:09 栏目:长篇鬼故事 作者:鬼阿嬷 阅读:

长篇鬼故事

    入墓
    “六叔,您老这身子骨下斗真的没问题吗?”钟守琛皱着眉,看六叔的假肢左手, “您都这么多年没下斗了,现在下斗又为了什么?”
    六叔咳嗽两声,抬起那只假肢,指着钟守琛说: “你小子要知道,六叔我下斗的时候,你还穿着开裆裤呢!”
    “表哥,我爸毕竟是老一辈的,见多识广,而且听说这座墓古怪得很,这次有我爸帮助不正是锦上添花吗?”杨牧见场面有些紧张,赶忙出来打个圆场。
    六叔年轻的时候是和钟守琛父亲齐名的鬼盗。所谓鬼盗就是道上的人对那些盗墓天才的称呼,据说这世界上没有鬼盗起不开的墓。但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六叔在十年前和他父亲的一次下斗后,苟延残喘地回来。从那之后,六叔就患上了一种奇怪的病,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眼看大限不久将至。
    一次家庭聚会,钟守琛和杨牧讨论这座墓时正好被六叔听到了。于是,六叔不顾家人地阻拦,毅然决定要与哥俩一起下墓。
    听到杨牧的话,钟守琛也不再抱怨什么,只是告诉六叔要自己小心,不要成了拖累。说完后,就自己拿起工兵铲开始打盗洞,杨牧也急忙过来帮忙。
    没多久,兄弟二人就将盗洞打穿。于是,钟守琛折返回来招呼六叔下斗。没想到,刚一爬出盗洞,竟然发现六叔双眼紧闭,手里握着一块龙凤合抱形成的玉壁,一脸虔诚地跪在地上,嘴中念念有词。
    钟守琛走近六叔后,打断他说:“六叔,您这块龙凤呈祥玉璧是从哪儿弄来的?看这品相,怕是价值不菲吧?”
    本以为自己能够通过这种方式缓和与六叔的关系,毕竟在地下人心不和比任何突发情况都要危险。可谁想到,六叔听到他的话非但没有回答,反而将自己的玉璧收入怀中,然后恶狠狠地看了他一眼。
    知道自己理亏,钟守琛也没有说话,只是指了指盗洞,示意六叔下去后就自己提前一步进入盗洞了。

    盗洞的尽头是一个耳室,整个耳室并不大,只有二十平米左右。耳室的四面都是一整块的青石板,并没有任何其他的出口。而且整个耳室空空荡荡的,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座古墓,倒像是一个地窖。过了一会儿,六叔也进来了。
    六叔没有惊讶耳室的与众不同,反而狐疑地看了看钟守琛,问道: “杨牧呢?”
    六叔这么一问,钟守琛才想起来,自从自己进入耳室以来,就没有看到提前下来的杨牧。好好的一个人,难道自然蒸发了?
    “这…六叔,我下来的时候就这样,我也不知道啊!”钟守琛虽然盗过不少墓,但这么诡异的事情还是第一次碰到,所以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六叔似乎并没有认真听钟守琛的辩解,独自走到墙壁旁,将手搭在上面。或许是觉得钟守琛有些吵,就向他打了个噤声的手势。
    钟守琛看到六叔的手势后,立刻不说话了,便听到“吱吱吱”的一阵青石板的摩擦声。
    “这石板在动,”六叔大喊道, “快爬回盗洞!”
    墓动
    听到六叔的喊话,钟守琛立即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连忙转身向来时的盗洞爬去,却吃惊地发现,由于石板的移动,整个盗洞已经被石板给堵死了。

    “盗洞被堵了!”钟守琛喊完这句话,就开始在墙壁上摸索,看有没有机关, “快看看四周墙壁上有没有出口机关。”
    钟守琛原以为石板的移动是墙壁的四面在不断围拢,但看到耳室不断下降的屋顶后,钟守琛发现地面和屋顶也在不断地向内挤压。也就是说,如果找不到出口的话,他和六叔就会被墙壁给挤压死。
    眼看墙壁在不断围拢,钟守琛和六叔却并没有任何进展。
    感受到自己的背部已经贴住了墙壁,自己也因为空间原因不得不和六叔抱在一起后,钟守琛不得已将双手举起来贴着屋顶。没想到。自己为了腾出空间来的无意之举,竟然将屋顶上的一块青石砖按了下去,从那里形成了一条通道。眼看出现了一线生机,钟守琛将六叔抱起来向上递去,六叔顺势向上一爬,就钻进了那条通道。
    这时,似是感觉有人逃跑,墙壁围拢的速度再度加快,钟守琛已经可以感受到墙壁冰冷的温度了。不得己之下,他垂下手臂,将肩上的背包丢在了脚下,然后冒着后背磨破皮的风险,成功钻进了通道内。
    刚一爬上来,钟守琛就听到底下传来了爆炸声,紧接着一道火舌从刚刚那个通道口喷出。他知道,这是他背包中的燃烧弹和炸药全部爆炸了。正准备开口大骂六叔没有从上面伸手拉自己一把时,钟守琛看到六叔正紧张不已地在自己腰间摸索,似乎是丢了什么贵重的东西,脸上的汗珠已经清晰可见。
    过了一会儿,六叔终于摸到了那块龙凤玉璧,拿出来看到后,才终于松了口气。
    虽然不知道六叔为什么对这块玉壁这么担心,但很显然,这东西对六叔右着至关重要的意义。所以钟守琛也没有打断六叔问关于玉璧的事,只是自己躺在一旁休息。毕竟刚刚那一场逃亡已经用光了他身上所有的力气。
    休息了一会儿后,钟守琛就再次与六叔起身出发,没走多久就到了另一个墓室。
    “杨牧!”刚进墓室,六叔就一眼认出了倒在地上的杨牧。钟守琛走过去,探了探杨牧的呼吸,发现他并没有死去,只是晕厥了。于是,从杨牧的背包里拿出瓶水将他浇醒。
    醒来后的杨牧,就像是丢了魂儿一样,两眼无神地盯着钟守琛。钟守琛拍了拍杨牧,想让他的意识清醒过来。没想到,他这么轻轻一拍,竟然将杨牧的身体拍得错位了,整个肩胛骨向前凸了出来。
    紧接着,杨牧对他咧开嘴笑了,一条红色的虫子从他嘴里掉了出来。

本文是[长篇鬼故事]捕魂阵的所有内容,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收藏本站,谢谢!

(编辑:鬼阿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