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地板下面

    晚归遇诡 时间已经是凌晨,卧谈会早已经因为疲倦而终止了,女生寝室楼一片死寂。 睡得迷迷糊糊的秦小欣突然感觉有人在摇她,睁开眼睛就看到和她的床铺挨着的苏田田神色紧张地看...[详情]
  • [长篇鬼故事]碎碎平安

    水煮手机会念经 老大双手拎着水壶,刚打水回来,突然手机响了,让他紧张了一下。 这手机是刚才在水房捡的,老大自己的手机上周丢了,刚才捡手机时心想还不错,一丢一捡,还算平...[详情]
  • [长篇鬼故事]尔古榨菜

    葬礼上的美昧 几乎每个大学生都缺钱,季丽妮和段婷婷也不例外。这个暑假,两个女生决定不回家了,在大学城附近找一家公司打工赚钱。 季丽妮在报纸上看了很多招工的单位,对于学...[详情]
  • [长篇鬼故事]生死门

    五脉封魂针 月圆之夜,皓月洒下一片银白光辉。 刘金坐在窗户边,抬头看着天空的月光,眉头微微皱起,一种不详的预感笼罩心头。他家祖上是天星派的除妖密宗,专门铲除危害社会的...[详情]
  • [长篇鬼故事]活祭

    怪村 自从和女友分手,牛俊灿就陷入了人生的低谷。有时候一整天下来,他都不记得自己干过些什么事。为了帮他调节心情,好友张驰提出“一路向北”的自驾旅游计划。牛俊灿...[详情]
  • [长篇鬼故事]盗Q空间

    盗霉 唐飞看着新盗来的QQ号码兴奋不已,马上又能亲手毁掉一个号码了。 唐飞并不是职业盗号贼,在公司里唐飞有着一定的地位,工资颇高。盗号纯属是唐飞的个人爱好,盗来号码后...[详情]
  • [长篇鬼故事]寄魂

    铁三角 陈枫从零度网吧走出来,左拐,朝学校走去。他的身后跟着杨芸。 陈枫的表情很古怪,半眯着眼,慢慢往前走。偶尔有行人路过时,看见他这副怪模样都会绕开他,就好像绕开一...[详情]
  • [长篇鬼故事]短命接龙

    短消息游戏 “无聊死了,姐妹们,玩个游戏吧!”星期六晚上,大雨滂沱,郁闷中的张倚突然朝其他姐妹大喊。 “好啊!”一听玩游戏,大家都来劲了,目光齐刷刷地投向...[详情]
  • [长篇鬼故事]花瓶里有什么

    飙歌 许飞阴阳怪气地说:“秦浅这么漂亮的女生,多少男生排着队追。你倒好,居然把人家给甩了,还是因为一个又矮又胖的丑女,我看你脑袋是被门给夹了。也难怪秦浅受打击,你...[详情]
  • [长篇鬼故事]藏头咒

    意外 当石砾打开许久未登录的QQ时,学校文学社写手群的对话框突然就跳了出来。里面关于一首诗的议论已经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晨间风起一叶舞,左蝶翩飞红尘中。紫潭小筑南山东...[详情]
  • [长篇鬼故事]农场种咒

    抓阄 黑漆漆的棺材停在灵堂里,一盏长明灯幽幽地亮着,在棺板上反射出一个光点,像个死人的眸子在窥视着活人的世界。 一个年轻人猫着腰钻进来,探头探脑看了看,冲外面低低地叫...[详情]
  • [长篇鬼故事]找茬游戏

    两张照片 “你看这两张照片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金言拿着两张照片在梁彬彬的眼前晃了晃,“我看了半天都没看出来。” 梁彬彬接过照片端详起来,这张照片是在宿舍...[详情]
  • [长篇鬼故事]此号转让

    好心没好报 午夜零时,夜猫子代民还坐在电脑前,正和一个陌生人打着激烈的文字战。 事情是这样的:代民手机磁卡坏了,他想到网上买个号码用用。看中一个很合心意的号码,对方在...[详情]
  • [长篇鬼故事]似曾相识怨归来

    早已死去 正是秋高气爽的时节,瑟瑟的秋风吹动着陈玉涵美丽的长发。她优雅地昂起头,极力用最美的步态行走在喧哗的大街上。在她的胸前,有一条毛线织成的楞正随着陈玉涵的每一...[详情]
  • [长篇鬼故事]轮回之战

    乌鸦的征兆 华灯初上,星星在天空中诡异地眨着眼,像是静候着好戏的上演。 此时,徐锦正倚在窗前默默地等待着,等待着工作的开始。没错,她只在夜晚工作,在太阳照不到的地方工...[详情]